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棋神(连载04)  

2007-12-10 23:35:09|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弈城每天的人马川流不息,一天当中,十二个时辰也不间断;不同的是,早上的人偏少一点而已。云渐离,当年的粉面少年,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英俊青年。云渐离心里一直在想,北秋姑姑给他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他象云一样渐离弈城俗世的喧嚣呢?还是希望他象云一样渐离江湖棋林?抑或象春秋战国时的渐离一样,不能忘却南家一脉的血性?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回来了。原以为,走进弈城会让自己血脉贲张,却不曾料,当脚踩着千年如故的青石板,看着满街的棋室棋坊,心里却是那样的宁静——天空中,弥漫着一种极为熟悉的味道,一如西岭霜枫的清气秋爽,又如北秋姑姑用温手拂面的温暖,忽远忽近的,更有小仙表妹的幽幽体香。枯禅大师说得对,物是人非,北秋姑姑也已经远去,我绝不就这样子去找小仙表妹。

 

想着想着,一驻足,一抬首,已到一间弈城司空见惯的棋坊门前,门楣上一块牌匾,上书四字狂草:咸享酒店。列位看官可能有所不知,弈城的棋坊棋室,很多并不直接以棋坊或棋室命名,而是多以楼、轩、店结尾;大堂之上,多者数十张纹枰;少者亦有数张;对弈之余,前后多有小厮端茶倒酒听候贵客招呼;一班看客,则环坐周围。遇有七段以上的高手入场,好赌的便纷纷拣了所押者的后侧坐了,没有银子押的或来得晚的,便在旁边或坐或站,不见硝烟,却让人感觉刀光剑影的凝重气氛。

 

云渐离曾听枯禅大师说过,这咸享酒店可有来头,其后台老板正是弈城的官兵一人者,豆瓜太爷是也。常入咸享酒店的,多是江湖棋林有来头的人物。在紫竹禅院的日子,枯禅大师曾有交待,南棋痴可不是随便对谁都会应战的,非要在江湖当中扬名立万,再无劲敌之日,方能逼南棋痴出手。而要逼当今的南棋痴,也就是自己的叔叔南怀慈与自己交手,这里可是一个试身手的最佳起点场所。

 

刚一进门,便有站堂的高喊,客官一位,上酒——来咧,里头便有小厮答着向前。云渐离一眼扫过堂倌,迅即晃过大堂,心里不禁一惊。单说这堂倌吧,大腹便便,腰里边别着一锈迹斑斑的铁条,却不是江湖人称江南第一剑的破剑是谁?再说大堂吧,几十副棋枰的座,但是只坐了两三张台,可能是早上的缘故罢。令云渐离心中一凛的不是人太少,而是当中的一张台周周,竟然围坐了上百号人;枰前拈白子的,是一和尚。和尚一脸菜色;只看一眼,任何人都无法忘记和尚的表情——定力差的,恐怕立即要当场哭出声来,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比西北弋壁更荒凉,比唐古拉山口的风更凄恻,比当年面对印尼海啸的人群更无助……如果这世间硬要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勉强只能用一个“苦”字来描述了;而其就座的红木太师椅旁边,更有一根顶雕莲芯的黑楠木禅杖。不用说,这就是弈城传说当中的苦芯莲大师了。拈黑子的,却是一文弱书生,年纪与自己相仿。书生一袭长衫,灰白粗布的左肩之上,却赫然绣着一朵淡黄的菊花。

 

“来一盘素菜包子,一壶杏花村酒”。赶了几百里路,虽说年轻更兼枯禅教得自己一身好武艺,还是感觉饥肠漉漉;云渐离一边吩咐小厮,一边找了靠近老和尚与书生对局的角落坐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盘让四子局。云渐离知道,这老和尚可万万不能小瞧,虽说只有6D的印签,实力却在7D之上;更兼写得一手辛辣无比的文字。江湖中有云:苦大师,苦大师;眉头一皱魂归迟;说的正是这苦芯莲大师。棋局实已过半,论盘面,旗鼓相当。但是万分惊险的是,黑棋中盘尚有两条大龙被白棋隐隐一分为二,只要有一条大龙愤死,则黑棋立输;如能活尽,则成细棋;再细看,漫盘的白子,竟暗含五行之阵,端的厉害无比。云渐离沉思片刻,真是发现一着挖的妙手。苦大师虽说攻击白棋有利,但若被此一挖,冲入两条黑龙中间的一队白子反而首尾不能兼顾,如此胜负立判。但看书生,却是眉间隐隐有了冷汗,而苦大师,却仍是一副万念成灰的表情。

 

“罢了,罢了,救不活了。”书生一脸死灰,轻轻投子认负。小厮正待上前收拾棋子,凭空一声“且慢”,声音如远如近,众人纷纷找寻声音的来源而不可知;苦大师眼睛一亮,目光如利箭一般直射云渐离:“这位小哥可有妙着?”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声“且慢”竟是这衣着破旧的小子说的。云渐离拔开众人,上前拈起白子,啪的一声打在白棋的断处,挖!众人齐齐望去,苦大师的脸色更为阴郁了,一如三千里愁云直压地面,让人喘不过气来。良久,苦大师慢慢起身,“枉我布下五行之阵,料敌插翅难飞,这轻轻一挖,竟让十里长堤如遇蚁穴,如此我输了。后生可畏,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云渐离抱拳朗声答道:“西岭云渐离,初入宝地,得罪了。”

“老衲真是老啦。”言罢,竟是跚跚离去。众人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有人道:“苦大师也竟然输给了这叫什么云渐离的无名小子么?”

 

“兄台,可否同座相叙乎?”定睛一看,原来是刚才执黑棋的书生。

“但坐无妨。”云渐离伸手示意。

 

“在下君爱,江湖棋林中朋友们戏称黄菊花痴是也”。君爱微微笑言。

“见过君爱兄,这黄菊花痴可有来历?”

 

君爱一听云渐离问得如此直接,脸上竟是倏然飞起一朵红云。“渐离兄可曾听说,弈城四大家之北家掌门至今未曾招婿?其虽贵为掌门,实是一妙龄才女也。北画仙,北画仙,菊花黄了下人间。这说的便指北画仙最为出色的,是画得一纸好黄菊花。每月初一,北画仙便差人于府前挂一幅黄菊花水墨画,但凡出价最高者得之。每每画轴一展,成百上千只蝴蝶则宛若从地底下钻出一般,于画前招摇飞舞;淡雅幽香亦是如影相随。如此盛况,早成弈城一景。更听说这北画仙,可长得美赛貂婵,然从无人见过其真面目。北家向来的传统,是择才德俱佳者为婿,纵是千亿富贾,不能移其志半分。想我君爱,也是能一柱香功夫便可疾书万语之人,如蒙眷顾,纵然明日老去,又有何妨?久慕佳人而不得见,想我穷书生一名,手无缚鸡之棋力,想靠棋来赢得美人是不可能了,故多年来,只管冷夜青灯,呕心沥血一部《大话弈城》,世人褒贬,皆不以为意,唯想博佳人一笑耳。”

 

此语一出,云渐离故感君爱坦荡、敬君爱情痴,但这佳人,却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小仙表妹啊。抑住内心汹涌波涛,不禁想起陈年往事:表妹小仙自小喜爱养黄菊花,自己自然没少帮着她侍弄泥盆花土。最是自己被北秋姑姑送走的那天,小表妹哭天抢地:“哥哥别忘了我们养的黄菊花……”入心入肺的声音,十多年来可曾敢忘?如今重回故地,不想小表妹画仙已是将这黄菊花画到胜于天成的地步。

 

君爱见云渐离脸色忧郁,不禁问道:“云兄可有心事否?”

“让君爱兄见笑了,听兄如此一说,我竟不敢信啊。”云渐离一番慢条斯理,竟是将心事卷裹得不露半分。

 

“我长在西岭僻壤,自幼习棋多年,听闻弈城为中原棋都,故想来此搏取些许功名,好慰师傅诲言不倦之心。”

“哦?那敢情好。在下虽棋力不过堪堪2K,然兄方才之手段,竟令苦大师悲苦而去,已知兄台前程不可限量。说实话,弈城之上,在下却是向来独来独往,群雄见云,与我何干?今见兄台仪相,却似相识已久,故一破常例上前搭话。如不嫌弃,尽可在寒舍住下,一来有个伴,二来也可为兄在弈城的打拼出些主意。”

 

云渐离一听,正愁不知何处落脚是好,眼见君爱诚意,再想江湖棋林的男儿自当豪迈不羁,便也不再刻意推诿,自随君爱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这边云渐离随君爱刚走,咸享酒店众人早已将云渐离颗子手挖大破苦芯莲大师五行阵之事传于街头巷尾。江南第一剑更是不敢怠慢,忙修书差小厮送于南府:今有后生,貌似南兄,恐故人现矣!

 

云渐离怎会知晓,自己甫一露面,就落入南府的视线?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