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棋神(连载06)  

2007-12-14 20:38:44|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敢问刚才女子是兄台何人?”云渐离心中疑惑,自然就问出来了。

 

“呵呵,那是舍妹。你别看她在家里着女妆读书时的温柔样子,实际上却经常换了我的衣服女扮男装跑出去到处玩耍。因为玩性太重,本名倒是不为江湖棋林所知,反而在外边挣了个魔教任盈盈的名头回来。舍妹还精易容之术,扮男装时一般人是万万瞧不出破绽的。这不,昨晚半夜才回来,是以你来时不曾见着,今早让云兄见笑了。”

 

“原来是这样。”云渐离心想,有这样一个妹妹,倒也是蛮有趣的。

 

“云兄初来弈城,可能不知道这里的规矩。要想在弈城打拼,得先去弈城正中大街上的府衙申报棋力并领个印签。自3D以下,一般人可视自己棋力随意申报;3D再往上,就只得靠自己一场一场拼了,你可选择棋力相当或上下各差一段的棋手对阵。从3D4D20战胜率超过7成即可升至4D;从4D往上,则需于20战中胜率过75才可升一段;如20局全胜,则可跳一段,也即升两段。故今日第一件事,得先去办了这手续再说。”

 

“就依君兄所言。”到得府衙,却空无一人,正待击鼓,忽闻鼾声由大堂传来。君爱浅浅一笑:“看来老太爷还未晨起哪”。走近一看,只见一人,腰圆如瓜,眼细如豆,正蜷缩在长案后的太师椅上睡得正香哪。许是五短身材的缘故,若远远站在门口,还真是一时发现不了。此人必是豆瓜太爷无疑了。

 

云渐离正欲张口唤醒豆瓜,却被君爱扯住;原来,君爱示意云渐离看案上一幅反摊的字:“昨夜大龙独眼死,伤心醉梦还叙旧;三段印鉴厢房摆,自取即去莫停留。”两人相视而笑,云渐离自入厢房,随意取了个3D印鉴。

 

从府衙出来,云渐离问道:“君爱兄,附近可有茶楼?我当略表心意,请你喝早茶罢?”

“也好,附近就有一名楼,唤作一笑轩,虽无咸享酒店之规模,其声名却一点也不输与它;你的弈城功名之行,不如就此开始好了。另外多问一句,兄贵庚啊?”

 

“我已经二十三了。”云渐离答道。

 

“在下小兄一岁,以后当称你为兄了,免得称客气起来,甚是不便,如此可好?”

云渐离闻听此言,自是非常高兴,心想:从《大话弈城》的文字当中及短短的交往来看,这君爱确是个不拘小节的谦谦君子,能结交下这位兄弟,岂不快哉?!

 

道声“哥哥惭愧”,随了君爱,两位青衫公子大步望一笑轩而去也。

 

说起这一笑轩,平街陌巷中人或许仅知其为一兼做茶水小吃生意的棋坊,而云渐离早从枯禅口中得知,其主人柳随风可是位名震江湖棋林的大侠;十多年来,不少江湖棋林的文枪名宿皆与其隐居于一笑轩内,每日只管如孩童般下棋嘻闹,轻易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俗话说,小隐隐于朝,大隐隐于市。选择这样一个地方来隐居,自然可见众神仙的功底。赞佛、悟善、玲珑劫、萧萧风、托砖天王、抽烟的鱼、仙姑黎黎、阿呆步步错、木狐胭脂刀、笑雪仙子……每一个名字,如果说出来,下棋倒是不用担心;但如果说起文心剑胆,胆小的自然是掉头就跑。事有凑巧,这棋坊当中众人,除文字功夫了得以外,棋力高者却偏是无几,大多都是2D3D4D的印鉴。

 

随意叫了壶碧螺春、一篮子香葱煎饼,云渐离故意当不知一笑轩的底细,将印鉴往当中棋枰一摆,高声叫道:“店家,快快安排人来下棋!”这一笑轩的神仙,砖战也好,棋林大会也罢,早就不闻不问,但只要说下棋,众人便立即从大堂的屏风之后涌了出来。无须众人推搡,当中自有一人上前打头阵,且看此人,目光呆滞、皮肤黝黑,以至于印堂完全看不出任何亮色,却也不能断定发黑,练家子哪有看不出,这恰是练蛤蟆功至最高的第九层境界所致。根据枯禅当年的讲述,此人如不出意外,应是阿呆步步错了。

 

阿呆猜了黑子先行,“啪”的一声,云渐离原以为阿呆会下在角位或者小目位,却不料这阿呆竟下在六六位;众神仙皆气定神闲不以为意,想是早就知道这阿呆的棋风。云渐离无须思索,立即投子天元。众人一看,立即炸了锅。

 

“白棋必输!”

“黑下六六,意在中腹;白棋针锋相对矣。”

“臭棋对臭棋,哎,早知道我上了。”

 

此时恰有一白袍长者,年纪约四十上下,端座于角落而神情悠然;室内无风,其一把黑油油的美髯却微微飘动,让人很容易想起春暖花开,嫩柳轻扬的样子。虽在下棋,云渐离眼角余光还是于火石电光之间看遍全轩——这可是一笑轩内功力最强者柳随风大侠啊,不免暗暗作了防备。

 

数十手一过,但见这黑子,明明该大飞的,却下成小飞;明明该连的,却下成了拐跳;明明该吃的,却偏偏于别处落子。在旁观棋的K级棋友不免嘀咕:“果然呆子,步步皆错。”云渐离微笑却不喜形于色,心想,这K级就是K级,看着可大飞的棋,虽然好看,于局部却有被断之虞;明明该连的,虽有被冲断之险,实却是笑里缠刀,使的是赵飞燕飞脚踢背的功夫;明明该吃的,却是抢大场要紧,故暂舍之而于别处落子。说是步步错,实则步步为营,布局阶段是丝毫也不落云渐离下风。

 

100手刚过,柳随风的眉头紧锁起来了,一干神仙是有所不知啊:棋力低者下棋,往往看前半盘不落后即以为能赢,其实最关键的,是要看对方的后劲啊。眼见着,白已经淘尽四角,中盘大龙处处可活;反观黑棋却处处大龙、处处做活困难。黑棋此局不输,岂合常理?遂腹语传音给阿呆:“呆子,认输罢。”

 

阿呆步步错接柳随风传音,立即蛙笑三声,“小哥厉害,这局输了,再来再来!”认输之神色,无丝毫扭捏作态,端的是英雄本色,教云渐离好不佩服。

 

如此,阿呆三败之后,托砖天王、抽烟的鱼、仙姑黎黎……等众人车轮而上,到得月上中天,不多不少,云渐离面前的3D印签,竟因连胜全线飘红,一个不小心已经成了7D的印鉴。众神仙无不大呼过瘾,君爱更是目瞪口呆。哥俩趁兴而归,魔教任盈盈听得云渐离此番战绩,不禁呆了——天下竟有此神人?又听得君爱已经是认下云渐离做哥哥,更是高兴:“从此我又多了一位好哥哥,看谁再敢欺负我任大小姐。”

 

“你没有多这哥哥又有谁敢欺负你这大小姐?”君爱打趣道。

“嘿嘿,我去备酒菜,好让两位哥哥尽兴。”做个鬼脸,任大小姐如风而去。兄妹三个饮酒一番自不在话下。且说南玉手下众人,当是立即飞报:“云渐离一日之内,打至7D!”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