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棋神(连载09)  

2007-12-23 17:15:44|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

 

“哥哥,渐离兄被头戴面纱斗篷的人掳走了”。魔教任盈盈跑回家中,立即将消息告诉了君爱,君爱断断续续听完当日情形,不免大惊。“这可如何是好?如被奸人所害,则青天不久月矣。”

 

沉吟片刻,君爱又道:“现在是晚上,待明日上街再到处打探一番,看是否有他的踪迹。”

“也只能这样了。”

 

次日兄妹俩早早用过早点,刚走到府衙附近,却见公告栏前围得水泄不通。

“该杀!平素我最通恨的就是这种吃里扒外的家伙!”

“原来是这样,这云渐离果然与高丽人勾结来骗我们的银子么?”

“不可能吧?最近听说云公子二日内即从3D打上9D,如此少侠,有必要与高丽人勾结么?”

“放屁!什么云少侠,这年头,有银子就是娘!”

“不对啊,官府并没有拿出证据啊……”

众说纷纭间,君爱拼力挤了进去,官府通告赫然眼前:

 

兹有高丽人供称,云渐离9D与其等合伙下假棋,诈骗弈银数百亿之巨,实在罪大恶极,着即革去9D功名。另,现查云渐离被其同党藏匿,不知下落;为早日将其拘捕收监,望广大城民提供线索,情报属实者奖励弈银一亿两,府衙并行保密与保护之责。

 

锦宗猪年狗月马日

 

君爱看完官府通告,立即目瞪口呆,仅凭高丽人供称,即可给人定罪么?这不是在草菅人命嘛,实在荒唐!

 

南府秘室,豆瓜太爷坐了正北主位,而南玉垂手立于坐在左厢东向的南怀慈身侧,右厢西向则坐了破剑。每人座前皆是美酒佳倄。

 

“太爷,已经往您的京城账户上打了一百亿弈银了,如抓了云渐离,我等自当还有孝敬。”且听南怀慈如此说道。

 

“此事非同小可,我虽依你们的意思向上头禀报并给云渐离定罪,但是尔等切不可让那俩假高丽人反水。”豆瓜太爷说完喝了一口酒,不免又眯了豆眼心想:NND,这些年帮帮南家,银子倒是赚了不少,可是文功荒费久矣。银子就能换来一切么?想我豆瓜,当年入主弈城,原本也是凭的一支如橼大笔啊,而如今……真是造化弄人。算了,不想也罢,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得好。

 

“太爷,等抓到云渐离这厮,切不可立即严刑拷打;如能交南老爷子先行处理一番,说不定还可查出不少弈城棋林的秘密。”破剑发话了。

 

“嗯,这不难。弈城府衙当中,本就官兵只我一人。每逢江湖大恶,历来都要解送京城,如蒙诸位帮忙,查出更多的隐情,我脸上也有光采。”豆瓜答道。

 

“那感情好!”南怀慈与破剑相视一笑。

 

日影西斜,云渐离终于醒了过来。云渐离猛地从卧榻之上坐了起来,惊见自己在一布置雅致的房间当中;眼前却有三人。

 

“我这是在哪里?你们是谁?”

 

“公子,你终于醒了!我是你北秋姑姑当年的侍婢北痴月啊,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哪。”痴月满脸慈爱。

 

这时云渐离方想起昨晚与潮湿的大战,又听痴月指着一锦袍中年男子说道:“你这是在东府,这位就是东家当家人,你东琴生叔叔。”痴月说完又指一另一粗布中年人道:“这另一位,就是西家的当家人,你西书狂叔叔了。你父亲在世时,可都是他的至交哪。”

 

一听说竟是这弈城两大家的掌门人,云渐离展慌忙起身,倒头便拜:“小侄见过两位叔叔与痴月姑姑。”三人赶紧扶了云渐离起身入座。一番言语,解开了云渐离不少心头疑虑。

 

原来,当年云渐离的母亲北雪招婿,南怀禅与好友东琴生、西书狂三人一同前往,最后北雪独钟情于南怀禅,却教东琴生、西书狂二人至今未娶。东家以琴艺传世,倒也过得富足;唯这西书狂,本为一藉藉无名的穷书生,皆因学富五车,才有了西家在弈城的地位。南怀慈过意不去,便与父亲——也即是云渐离的爷爷,当时的南棋痴商量,赠祖传金砖一块。不想这西书狂却并不将这金砖变现,只是留了做纪念,故至今一副粗布装束。但是,南怀禅与北雪成婚,并未影响三人的友谊,反而更是多有来往。每每相聚,琴棋书画,各展其绝代风华,端的是人间至美之事。

 

后来南怀禅与北雪双双化蝶,这东琴生与西书狂唏嘘不已,但凡有空,少不得帮北秋调教云渐离与北画仙,不过是云渐离当是年幼,不太记得罢了。而自此痴月每入东家与西府,自是如入自家,未曾有半点生疏。北秋生前对痴月有过交待,云渐离未获南棋痴的称号不得入北府,是以昨夜见情势危急,不得已将云渐离带至东家。一大早,便又找了西书狂过来商量。眼见得满街之上,都是府衙通辑云渐离的公告;众巷之中,都是输了银子之人的讨伐之声。一时之间,四人竟是莫之奈何。

 

府衙欲加之罪,不用猜都与南府脱不了干系。若非当中有隐情,豆瓜太爷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摆证据即敢出如此公告?

 

云渐离心里充满了悲愤,想自己叔叔果然卑鄙,为了不让自己向他挑战,竟用这种方式来打击自己。也许自己真是太顺了,两日之内打上9D,这前无古人的举止,想不让人心惊侧目都难。而如今,这一切的顺却给自己招来了天大的劫难。

 

“说到底,还是为了这棋神谱啊!”痴月悠悠长叹。

“依今之计,只有想办法让府衙撤去公告,并逼南怀慈早日与公子对阵,如此方可去掉不必要的麻烦了。”每日里冷眼看尽世间百态的西书狂一语中的。

“可如何才能让豆瓜撤去公告呢?”东琴生问道。

“这个我自有办法。”西书狂主意即定,立即胸有成竹。

“如此有劳西兄了。”东琴生抱拳示意。“如此委曲公子暂时在舍下盘桓些日子。”

 

痴月一听西书狂有办法让府衙撤去公告,又见有东琴生照顾云渐离,自然喜出望外地回去向北画仙报信了。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