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棋神(连载11)  

2007-12-26 01:14:44|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

“我回来了!”一踏进君爱家大门,云渐离忍不住高声喊道。未及进厅,眼见着任大小姐已经飞了出来,立在门口,却没了话语,眼睛偏不睁气地就红了。紧跟其后,君爱也出来了。

“云兄这两天到哪里去了,这公告变来变去又是怎么回事?”君爱宅心仁厚,言语之间,尽是关切。等坐定,云渐离一五一十将过程大致讲了给君爱兄妹听,却是略过了诸多情节,比如与北府的关系,只说遇上贵人相助。

君爱听得感叹不已,连声称奇。虽只相处数日之久,但是云渐离的神奇棋力、诗情、样子却一下子击中了任大小姐的芳心。是以任大小姐始终静静地听云渐离讲述,眼睛里却满是奕奕神采,一如江南古樟春天鹅黄叶子的明亮。

“妹子,赶紧去打壶上好的杏花村来,再炒上几个好菜,我要与渐离兄好好喝上一杯。”大凡文人好酒,尤其是君爱这等颇显得清高怪异的文人。盈盈猛听得兄长喝唤,如从梦中惊醒一般,为了掩饰,一边答声“好嘞”,扭头就走,连酒壶也是忘了拿。

南府,南怀慈正暴怒对着破剑大骂:“你这是怎么办事的?豆瓜这家伙咋收了咱的银子不给咱办事呢?”
任 凭南怀慈如何横竖甩脸子,破剑只是一脸讪笑。自打退隐江湖,到咸享酒店埋名做了堂倌之后,破剑可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端的是好境界。想当初,破剑也是叱 咤江湖的狠角色,何时见过他这幅模样?但破剑内心自有道理:江湖英雄也好,懦夫也罢,到头来不也是过眼云烟?如今这锦衣美食的日子,才真是安逸,被人骂两 句,不过挠痒痒而已。等南怀慈终于停了口,端茶喝一大口,破剑这才开腔:“棋痴莫气,豆瓜这些年,也是越发圆滑了,没有天大的理由,相信他也不至于坏了规 矩。有他罩着,总比没有强。现在还不是大家撕破脸的时候。说实话,对于豆瓜此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也是如入云里雾里啊。”

南怀慈对于人 情世故,可谓是老到无比,刚才发火,完全是做戏给破剑看,必竟破剑在豆瓜的酒店里管事,如此厉声相向,不过是试试破剑的反应罢了。真正心思,还不是想从破 剑的嘴里探些隐情?一听破剑此言,心下不免觉着刚才自己有些过份,于是立即换了往常四平八稳的口气说道:“破剑兄,依你之见,这下一步,该当如何?”

破 剑笑了,心想,自己虽然退隐江湖,可何曾离开江湖一步?老家伙嘛,要么不玩,要玩就要玩个心跳。不免摸了措鼓起的肚皮,说道:“依云渐离的棋力、年纪、长 相及他在潮湿馆被神秘人物掳走的诡异来看,判断是尊兄的儿子,已经是不成疑问了。我们等下去,也估计等不出什么名堂,不如直接一点,主动约云渐离下番棋。 依棋痴的棋力,赢下个娃娃,还不是手到擒来?事完了等他中气不足之际,找班职业砖客蒙面拍死,自然就永绝后患了。”

果然是老江湖,南棋痴 见惯破剑的城府,自然是一点也不觉奇怪。但是破剑又怎么知道,打败云渐离事小,关键是如何找回棋神谱啊。如此隐秘家事,自是不敢在破剑面前露出半个字。不 过细一听破剑的建议,不免计上心来。轻轻呡口茶,南怀慈开口道,“就劳烦破剑兄去约云渐离并安排对阵好了,但在比赛之前,我想先单独与他见个面。”

“这有何难?”破剑话毕自是依言回咸享酒店了。

“父亲,为何置南家以前的规矩不顾,而听信破剑如此坏了身份早早即与那小子对阵?”等破剑一走,南玉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

“玉儿,确定云渐离是你堂兄已经不容置疑了。既如此,早战与晚战已经不是问题。早战的话,趁那小子在弈城根基不稳,反倒对我们有利。更重要的是,我要主动创造机会从那小子身上找出棋神谱啊。”

“父亲高见!”南玉终于明白,原来父亲终归是南棋痴,可还没有老糊涂。

北府,但听痴月说得云渐离大战潮湿,虽败实胜乃至后来豆瓜的大转变,北画仙可高兴了。“姑姑,如此我等即安排选婿大会如何?”

一听北画仙这话,痴月不免当她稚气未脱,本想直接扼住话头,想想小姐都已经成为北府掌门,也该是时候引导她自己去多方权衡才好。于是,痴月问道:“小姐不妨说说理由,待姑姑弄个明白如何?”

“豆 瓜一年一度的岁末征文,实则意味着江湖棋林群雄新一轮洗牌的时候。枯禅大师于此时让哥哥下山,相信也正是想让哥哥横空出世,当然也是大师对哥哥有信心的缘 故,此其一。其二,世人皆知,北府的选婿大会,以条件之苛刻、北府之名望,每次都成为同时代各路青年俊杰一展身手而瞩目的舞台,纵然明知不可能成为北府挑 选的对象,亦如过江之鲫;如此,当可让哥哥早点看清所有对手的实力,于其日后在弈城的突起,当是好处多过坏处。其三,选婿大会并非如平常的比武招亲冠者胜 出,不过是展示各自的才学而已,最终的定局还得看我自己的意思,如此,哥哥永远还是我心中的哥哥。姑姑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仔细听完北画仙的理由,痴月大惊——想不到小姐终于长大成人了!一番分析,合情合理,布局缜密,这哪象一个大门难迈的年青姑娘家的心思?纵是自己累经风霜,也不可能想得如此周全啊。鼻子不觉一酸,泪水即扑欶欶流下来。

“姑姑哭了?画仙可能想法简单,还望姑姑多多指教。”一看痴月落泪,北画仙不免慌了。自打自己记事起,可几乎没有见姑姑怎么落泪。这么多年来,无论多么艰难,痴月始终张驰有度。痴月的精明强干,早就成了北画仙心里的依靠。

“我哪是哭?我是高兴啊!北雪小姐、南姑爷、北秋姐姐,咱们小姐已经长大成人,你们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痴月用衣袖抹了抹泪水,换了肃穆的神情说。“小姐说得对,我这就安排选婿大会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