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棋神(连载12)  

2007-12-27 08:54:21|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

“老板,来一坛十年的浊酒竹叶青。”盈盈出手一大锭弈银,扔在咸享酒店的柜台上。小二一看,可是个雅 人哪,赶紧拎了坛酒摆到任大小姐的面前。论到酒,咸享酒店的酒,在弈城倒还真是没的说。无论白酒、黄酒,白酒浓、清、酱、米等各大香型,黄酒红、黑、白、 黄等应有尽有。时间一长,小二通过卖酒也能对客人的棋力及平常作为略知一二。喜欢浓香白酒的,砖客居多;喜欢清香白酒的,棋力高者居多;喜欢黄酒的,棋力 一般的文人居多。一看盈盈买了竹叶青这等浊酒,小二便知,极有可能是文人喝了。看官有所不知,所谓浊酒者,古时并非指酒质,却指的是黄酒。杨慎之有“一壶 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倪云林有“一壶浊酒,一声清唱,帘幕燕双飞。”张孝祥有“万里中原烽火北,一樽浊酒戍楼东,酒阑挥泪向悲风。”范 仲淹有“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杜少陵有“潦倒新停浊酒杯。”李商隐有“浊酒盈瓦缶,烂谷堆荆囷。”等等诸多浊酒诗文,无不体现文人绕指柔的 感伤情怀。

拎了酒满心欢心之余,盈盈不免要想,今儿个该上什么菜呢?嗯,不如整上酸辣白菜,加个拍黄瓜,再到牛犇的店里斩上五斤熟牛肉就 差不多了。嘿嘿,自家哥哥见怪不怪,但可得让渐离哥大吃一惊。为啥?就为这白菜黄瓜呗。说起来都是寻常蔬菜,但渐离哥怎知当中的玄虚?一念及此,盈盈眼前 立时浮现出了等一会云渐离搔首露窘的样子,嘿嘿,棋比不过你,厨艺还不能令你俯首?正要笑出声来,忽见街上人们在奔走相告:“北府即日起开始招婿啦!” “不知谁有这等福气,能娶得才貌双全的北家小姐!”

听到这消息,任大小姐又笑了,啊,哥哥的《大话弈城》可得加油!

回到家中,不足半个时辰,盈盈摆上白菜、黄瓜、牛肉三道菜,还有一坛浊酒竹叶青。云渐离一看,大呼:“妙!妙!妙!”

君爱不以为意,道是云渐离客气的缘帮,故只是微笑不语。然而盈盈却不以为然,想这云渐离棋力可能不错,诗书或许也读了不少,但对于食之一道,未必有自己的研究透辙。好胜心一起,加之顽皮个性,不免问道:“渐离哥既赞妙,却是何妙之有?”

“先说酒,浊酒不伤脑,益饮益助心思玲珑而至千里;浊酒当明志,乐而逍遥问世无所求。故非浊酒者,无以显主人的洒脱品性,不足道江湖儿女的豪放高格。”

“再说白菜,如此隆冬季节,白菜汲天地之清气,愈冷而愈甜;此甜非平常徒让人过嘴舌快感之甜,而是甜入肺腑,直达心田,五经六脉无不舒坦。若年少愈是经历苦难,则此甜越能让人珍惜平生,直闻大地泥土的芬芳。”

“又 说黄瓜,其原名为胡瓜,初由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后赵王朝始帝石勒,胡人血统,平素最恼汉人言其为胡。有次石勒召见襄国郡守樊坦,御赐午膳时,石勒指着案 上胡瓜问樊坦:‘卿知何名?’才华满腹的樊坦知其意在为难,信口答道:‘紫案佳肴,银杯绿茶,金樽甘露,玉盘黄瓜。’石勒大笑,黄瓜之名始传天下。黄瓜功 效在于清热利水、解毒消肿、生津止渴。但凡饮酒,若以之相佐,则能保长饮不醉,心思通明。”

“最后说牛肉,脂肪低而营养足;寒冬食之,可暖胃而去寒;纵然平日食之,亦可补中益气、滋养脾胃、强健筋骨、化痰息风、止渴止涎。”

“如 此配菜,食可果腹而去油腻,酒不醉人而可助兴。但与三两知己一起,边吃边饮、边饮边谈,痛快如久旱而雨涨秋池,心喜而不落粗俗狂态,尽得无怨无尤之乐也。 需要补充的一点是,黄瓜原本夏秋蔬菜,此时能上此菜,定是府上有覆严寒坚冰之地窖而不能得之。如此功夫,非对饮食极有讲究者而不肯用心。三声称妙,岂足以 道出盈盈小妹一番绝妙才情?”

“渐离兄果然左右相通!”听完云渐离一番忽悠,君爱击掌称快。任大小姐可是听得目瞪口呆,转而一脸沮丧—— 本想借机看看云渐离的窘态,不料却听得一番不得不服的高论。这云渐离竟是何人,能够如此通达?难道是传说中百年一遇的棋神出世?思绪刚起,又听云渐离在接 着说,于是凝神相望。

“锦衣美食者,不能达棋之至高境界。棋之一道,需要十年如一日的心境。古之男子大师王积薪、顾师言、刘仲甫、黄宪、 范西屏、施襄夏以及南家第一任南棋痴,女子高手娄逞、沈姑姑、薛素素以及令王积薪创出‘邓艾开蜀势’的无名婆媳,还有当世高丽的石佛大师,无不是‘两耳不 闻窗外事,一心只往棋道行’才修得棋名满天下。与世无争,方争天下。白菜黄瓜素无盛名,方可清气永存。是以棋道如菜经,一通而百通。这些不是我想出来的, 而是我师傅枯禅大师一直以来的教诲。”

“尊师?”盈盈抢口相问。

“是我师,他一人长年累月独守恶水险山的西岭紫竹禅院,清泉素食,从不见其悲苦。但有疑问而询之,无不能解也。”一想到师傅,云渐离心里雄心更甚——决不能让师名蒙羞!

“想不到世间却有此闲云野鹤的高人!”君爱扼腕长叹。
“对了,两位哥哥,今天大街在传,北府即日开始招婿了。”三人谈到这,盈盈才想起这事。
“我等了很久了!”君爱一听这消息,脸上突然涨红起来。“渐离兄有意一起去么?”

“呵 呵,我就不去了,我还要下棋。”得知北府此时招婿,云渐离心中也是波澜立起,但知道君爱的心思,如何好表露出来?再说了,北秋姑姑与师傅都有交待,此时不 能去北府,如何好直面画仙表妹?不过,怎么说自己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与画仙表妹不是两小无猜么?怎么会在这时候开招婿大会?不过转念一想,离别已久,表妹 心生他志也未可知啊。可怜云渐离,北画仙一番苦心,此时如何能知?

见云渐离无意参加北府的招婿大会,最高兴当然要数任大小姐了。三人正各怀心思间,忽然听得窗外有劲风直穿进来,但有登的一声,一支长翎利箭已经穿在厅柱之上。三人定睛一看,箭带书信一封。君爱忙解下摊在桌上,三人细眼一看,上书:

云渐离公子字示:

闻公子两日内打至9D,实为青年才俊,弈城之上,几无同辈可匹。故本棋痴愿与公子一战。如公子赢,则棋神之号、南棋痴之名归于公子;如输则永世不得再入弈城。

对阵之前,望公子于今夜亥时至咸享酒店与老夫一唔。

南棋痴

一待看完,君爱兄妹扭头将目光对准了云渐离。云渐离笑道:“天助我也,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这可让我少费了不少工夫。”一脸的英气,无风而至眉发隐飘。云渐离按按胸,棋神谱贴身正暖。云渐离在心中默念,爷爷、父亲、母亲、北秋姑姑、师傅,孩儿有机会出手了!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