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棋神(连载14)  

2007-12-30 19:07:26|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东、西两位大叔,还有痴月姑姑,枯禅大师早就说过,《棋神谱》其实是一本无谱之书。所谓无谱,并非真的无谱,而指的是要真想通读该谱之后为自己所用,最重要的是完全忘记当中的谱。我自入紫竹禅院以来,十年如一日,早就将谱融入我每一步的思考当中。我叔叔想于一月当中读完谱后与我对阵,只能去记谱。这样一来,他将没办法将谱的威力发挥出来;更重要是,谱将束缚他的思维,甚至于他正常的棋力也要受到影响。此消彼长,叔叔们与姑姑觉得结果会如何?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不将谱给他,他势必不会轻易与我对阵,而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打探我的所有情况,搞不好还会让砖客出手,制造事端,意图趁乱找到谱的下落。事实上刚才他已经在咸享酒店布置下了层层砖幕。如此我何不顺水推舟?其三,若我熟读谱十年还不能击败他,则谱又有何用?其四,我也不担心他不还谱给我,因为一旦我赢了他,棋谱还得回到我的手中。其五,此棋谱还有一个奥妙,就是纸张做了特殊处理,每隔一年即自行化为灰烬,为了延续谱的传世,需要谱的传人每年于谱消亡后再行默写出来。”

 

云渐离一番道白,直让东琴生、西书狂、北痴月三人听得目瞪口呆。三人左右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孩子长大了!单就这分临危不乱的机智,俨然已经有了南棋痴的风范。又想起在潮湿馆中的遭遇,北痴月又将心提了起来:人一年轻,终归有意气用事的时候,纵然心有七窍,谨慎终归没有错。一念及此,于是出言劝道:“切不可再有潮湿馆当日的意气!”

 

听得痴月姑姑一番好心,云渐离惭愧地低下了头。但内心自是不服:那是此一时彼一时。高丽棒子与我叔叔可没办法相提并论。无论何时,国格是排在第一位的,就算自己受些委曲,也不能让高丽棒子小瞧了咱。南家的传统的谦恭,是以话到了嘴边,也只是“嗯”了一声。

 

咸享酒店雅间,有一模样俊俏的公子哥正在饮酒,但见此人身上衣物佩饰,竟无一不考究。老字号坊门藜藜绣的锦袍、唐门弄斧做的玉佩、卧雪眠云题的湘妃竹纸扇、火夕夫妇打的镂金腰带、老白丁制的羊皮软靴,哪一件不是弈城的名牌?满桌的菜式,公子爷却是独举酒杯默然不语,着实看着郁闷得紧。

 

“哟,这不是南玉公子吗?为何一人在此饮闷酒?”爽朗的笑声中,破剑手抚破铁条、腆着肚子走进了雅间。

“破剑叔来得巧,进来时没瞧见您,快坐,小侄正有事请教。”对别人可以颐指气使,对这破剑叔可不能怠慢。南玉赶紧招呼破剑入座。

 

“是这样的,我已经参加了北府的选婿大会。虽说南家为弈城的名门大户,但是一来父亲这老顽固不许我沾北府,二来除了我这8D的印鉴,其它比起弈城的各大才子来,可就差得远了。破剑叔可有什么好计谋能让我得了佳人?我想过了,棋这东西除了辛苦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再者我也不喜欢管理赌坊这些烦人的玩意。家里的银子就算我三辈子也花不完了。弈城巷闻,‘黄菊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得人间容艺双绝之北家小姐,夫复何求?”

 

破剑闻言不竟悯然,想不到南怀慈枭雄一世,却生出这等不中用的儿子。想来也不奇怪,这南家少爷,实在是成长得太顺了。在光怪陆离、充满各种诱惑的弈城之中,你还能指望这等公子爷潜心棋艺学问?想到这,破剑内心转而大喜:真是天助我也!

 

看官道破剑为何生出此等想法?原来,那日南怀慈与云渐离的一番密谈,竟全部让破剑听了去。一听到传说当中的《棋神谱》露面,破剑当时的心情,岂是用“震惊”二字所能形容?一直以为,南怀慈早受了当年老南棋痴的家传;却也一直搞不清楚,为何南怀慈对自己的侄子念念不忘,原来全是因为这《棋神谱》辗转流失之故。南怀慈这等阴奸之人可得《棋神谱》,我破剑为何就不能?南怀慈又怎料自己一时大意,日后竟会给自己带来估量不到的后果?破剑多年来貌似退隐江湖,却有何人知其一直在修炼一种估且称之为破剑神功的独门功夫?这种功夫的厉害之处,正是在于千步可听音,百步可换柱,十步可杀人。虽有墙隔耳兼数十步之遥,可是稍有声息,却也逃不过破剑的神经。

 

“不忙,破剑叔不帮你说不过去啊。先喝个痛快再说!”破剑一边飞快地想着对策。酒过十旬,南玉已经有了八九分醉意。看看时机差不多了,破剑开腔了。

 

“世侄啊,你父亲可真是老糊涂,别人求还求不来,他怎能对这天上人间的妙人儿视若无睹?”

“破剑叔,你可不能告诉我父亲,从小到大,他对我非打即骂,我早就恨死他了!”

“世侄当破剑叔知心人,我怎能将世侄给卖了?你想想,要得到北家小姐,依你现在的境况,真恐怕明争是无望了。毕竟,北家不贪钱。”

 

“破剑叔,这也是我烦心的缘故啊。只要能得到北家小姐,我啥都可以不要。”南玉说完大饮一杯。

“《棋神谱》你也可以不要?”破剑终于开始投石问路了。

“破剑叔也知道《棋神谱》?”不管怎么样,这话还是引起了南玉的警觉。

“哈哈,现在的年青人未必清楚,但凡到了破剑叔这般年龄的,弈城当年的掌故可是事无巨细皆一清二楚啊。”一番解释合情合理,终于打消了南玉的怀疑。

“家父看重《棋神谱》,我可不当一回事。做个南棋痴,实在是太辛苦,哪有平常人生之乐?”南玉毕竟年轻,心里有话也就直说了。

 

“哈哈,好,你比你父亲明白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们活着,不就为了找个人来爱,并且找个人来爱自己?金钱名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对于北画仙这样的女孩子,要得她的话,也不难。我多年以来,除了练功以外,还精研西域的一种叫蔓陀罗的花草,如果按适当的比例加入罂粟,混入茶水中饮之,则可迷失本性。如此一来,何愁公子的愿望不能实现?当然,如果世侄也肯帮我的话……”破剑说到这,故意顿了顿。

 

南玉一听大喜:“破剑叔,只要你肯帮我,我自当无所不听破剑叔调遣!”

 

“附耳过来。”一番嘀咕,南玉先是愕然,继续欢喜,显见得完全听了破剑的计谋。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