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佛是如烟  

2007-03-13 00:48:35|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是如烟(纯属虚构)

俺叫佛是(石头是俺小名),如烟是我远房的表姐(她爸爸是老师,所以才给她取了这么个 充满诗情画意名字)。因为我们的父母响应毛爷爷的号召——到广大的农村天地里去锻炼革命的红心。于是,有一天,我们随各自的父母一起来到了一个小村子里。 在这个村子里,来自各地的小朋友还真不少啊,除了俺跟表姐以外,还有阿呆、微雨,也有咕咚、腌鱼、余兵和柳柳。

咕咚因为个头大,自然成了 孩子王。柳柳和微雨是女孩子,其余的,大都是咕咚的虾兵蟹将了。微雨的年纪最小,自然大家是不愿意带她一起玩的,因为每次玩打战,微雨都跑不过俺们这些大 孩子,慢慢地,咕咚也就不愿意带她玩了。偏就有了这个不识相的阿呆,咕咚不愿意带微雨玩,阿呆也就不跟大家玩,只是成天守着微雨妹妹。俺们一看阿呆不跟大 家一起去玩,于是就把这呆子围了起来,腌鱼第一个冲上去敲阿呆的脑门,并且说:“你真呆!”阿呆也不还手,只是双手向后,护着他的微雨妹妹,跟着向后退一 步,然后再用了倔强的眼神瞪着我们:“我不呆!”

一看阿呆不认呆,咕咚便命令俺们一个一个上去敲阿呆的脑门,照例还要说上一句:“呆子真 呆!”阿呆仍不还手,依旧护着微雨妹妹,同时也继续向后退一步,并依然用了倔强的眼神瞪着我们:“我不呆!”此时此刻,微雨妹妹总是一脸的惊恐,但偏要歪 歪地从阿呆身后探出半张脸来。如此逐个轮流打完,阿呆的头上也就大包高高亮起,俺们才在哄笑声中(间或还有母亲死命的喊声)跑回家吃饭了。当然,70年代 的童年哪有今天的孩子们那么多好玩的?从此,这个呆子真呆的节目竟是隔些时日就要重演一回。这里暂且按住不表,该讲讲俺——也就是佛是与俺的表姐——如烟 的故事了。

表姐大我三个月,虽然如此,但俺愣是不肯叫她姐。她问我要理由,俺就学着俺家老头子的话来说:俺是个男人是不?男人哪能叫婆娘 叫姐?俺长大了要娶你哩,俺打死不叫你姐,你大我仨月,那俺就叫你大傻妹吧!表姐自是不肯,俺亦坚决不让。如此呕过几回气,表姐如烟竟是拿我一点办法也没 有,自然后来也就默认了,嘿嘿。

童年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小朋友们又跟爸爸妈妈回城了,而我的爸爸妈妈却留在了小山村。俺的大傻妹也回城 了。在大傻妹走之前的那天,做老师的如烟的爸爸拿出一副围棋说:石头,叔叔走了,在走之前,就教你们两个下围棋吧。于是,佛是如烟两个第一次开始了对弈。 在那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年代里,恐怕我们都想不到,日后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进行自己各自的人生之局。我们还有机会面对面的坐下,进行彼此之间的手谈吗?我不 知道,只记得走的那天,如烟爸爸将棋留给了我,并将几本简单的棋书留给我。大人们送到村口就罢了,而我,却是追着她们一家走了很远。等再也看不到她们的影 子的时候,俺对着她们远去的方向大喊:如烟大傻妹啊,一定记得等我来娶你!

在没有电话,没有电邮的日子里,联系只能靠写信了,但俺不知道 如烟家搬到哪去了,如烟也从不写信给俺。但俺想念她啊,于是多少个夜里,在8瓦灯泡的黄晕下,就有了自己对着棋书,左手拈黑子、右手拈白子对弈的场景。黑 子当佛是,白子幻如烟啊。如痴如醉,如醉如狂……梦里面,便也经常有了与如烟相见的情景:俺青年英俊,着了一袭青布长衫,背了行囊,到城里去找大傻妹。无 意中一回首,却见如烟身是碎花的周正旗袍,正红了脸朝俺笑……

如烟,俺的大傻妹子一家走了,从此再没有了消息。少年的伙伴也少有了消息。竟是个个都如烟!

十 多年转眼过去,岁月如斯,俺对如烟的思念却从没有停止过。回想起她们一家在小山村的日子,别人如何俺是不管,但如烟的爸爸却教我与如烟一起读了不少书。在 如烟爸爸慈爱的目光下,有时俺背了“锦瑟无端五十弦”的上句,如烟便接了“一弦一柱思华年”的下句。尽管对诗词文章的意思不甚了了,却也经常学了电影里的 才子佳人一般对着如烟道戏词:娘——子——……拖了老长的稚声,往往让大人们看了笑得前俯后仰。

书在城里据说是个祸害,而在民风淳朴的小 山村,却深得乡里乡亲的敬重。沉浸在书里面的世界,俺对少时早起割鱼草、傍晚去赶鸭的劳苦生活已经不在意了。有书读,更重要的是身边还有如烟。心里面便经 常勾画出自己将来的样子——金榜题名做状元,回家笑谈有如烟;娘子磨墨狂书草,悔棋不允紫竹前。

岁月,沧桑二字道尽的是无比的简洁与贴切。想我也已经大学毕业都出来工作了,可俺的如烟哪,你到底在哪?每每学了古人样子,买几支啤酒,就着小碟的花生米或是萝卜腌菜,便有了估且叫做诗的句子吟出来:

满天的风云,满天的尘
满街的车往,满街的人
心里的你啊,可在其中? 心里的情啊,可否蜿蜒成不老的城?
春去去,雁飞秋又来
夏炎炎,转眼冬至寒烟笼……

终 于,在一个平淡的日子里,俺接到一个电话。说这个日子平淡,是因为既不是国庆也不是五一,当然也不是俺的生日或其它什么诸如植树节一样的纪念日。早上起 来,没有任何的特别征兆,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客厅的石英钟,依旧象了往日停在八点整,永远的八点整——因为没了电池,俺也不去换了,俺是想将时光凝固在 少时的早晨。

偏就是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一头,是让我魂牵梦绕的可人啊!然而,激动与喜悦仅仅持续了59秒钟:
“石头啊,你还好吗?我是如烟。”——声音很柔,极象是怕伤了俺,但她不用说,俺一听就听出来是如烟了。
“我半年前认识了一个人,现在我们结婚了……”
……后面她说什么,俺已经听不见了,或者,是记不得吧。我没有问她是如何找到我的电话。自己的鼻子突然就不争气地酸了,紧跟着脸上就湿了,随手一擦,眼眶里的泪流得更快了。

如烟啊如烟,你说话不算数!我说过要你等我啊!
嗯,就算你没说,是俺说的,但你也没有拒绝啊,没有拒绝就是默认!
那 一天,我没去上班,拼命地冲上电脑,颤抖着手打开了对弈软件。下了一局,输了;又下了一局,还是输了……我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思绪,能大飞的棋,偏要执着 地跳,而且处处不饶人,到处追杀对手,整个局面,狼烟四起,天地间一片昏暗。直到自己连握鼠标都握不稳了,俺才干裂着嘴唇,无力地瘫在书桌旁的床上;伴着 俺一样无力的,还有书桌上那只因为塞得太满、烟头都竖起来了的烟灰缸。

多年以后,如烟问我,当时为何要哭?俺不知道。但俺回答时眼睛里却有了一点点的迷离,一点点的蒙胧。只所以后来如烟还会问俺,是因为她刚生下孩子不久,就与先生离婚了。而我却在她离婚前结婚了。

妻 子是个好人,是俺的同事。没有过多的问她,看着干活利落、口齿伶俐、人也长得漂亮。一来二去,也就把婚结了。成家后,从没做过饭菜的妻子立即就跟老妈子学 开了厨艺。一年半载下来,家里家外,竟然全都把这媳妇赞不绝口。跟着儿子也出世了。看着家里渐渐迷漫着浓浓天伦之乐的气息。人情世故、红人白礼、奉老顾 幼、关爱亲朋,一时间,俺竟是一样也插不上手,全都由妻子打理得滴水不漏。

妻子不会下棋,妻子不会与俺一样读了李商隐就会落泪,但妻子是个好人……
俺却偏生就了一副贱骨头。妻子愈是这样,俺愈是惴惴不安。俺心里有春的明媚、夏的清风、秋的高远、冬的冰凉……俺知道,俺是心里面走得太远,一直走进了大唐盛世、走进了战国春秋,走进了李清照的菊帘、走进了郁达失故都的秋天……

妻子不知道俺不满意她什么,妻子更加任劳任怨,妻子是个好人……俺要疯了!俺开始失眠了,整日整夜地失眠。俺要找俺的如烟。俺还真就去了。她不肯见我,俺收到了她电邮:

石头:

谢谢你这么多年仍然还牵挂我。儿时一切的一切,从来也没有从我的心里抹去。世事变迁,我没能管住自己躁动的心,在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人有了错误的婚姻。那段日子,我发疯一样想去找你,可是你也结婚了。

等我从婚姻的危机中平复过来后,我又认识了一位棋友,我再一次掉进去了,我对他充满了迷恋。当我决定去找他时,他却再也没有了踪迹。造化弄人,我错了一次,又错了第二次。而今,你也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听说你妻子也是个好人,好好待她吧。我不能再次伤人又伤己。

自己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渡日,所有遭受的冷雨与凄风,我已经难说过去。我会永远记得棋盘上,白的是我,黑的是你。佛是如烟,就让一切如烟吧。

如烟
****年****月****日


后记

该 是时间交待一下小时候玩伴的今天了。意外凑巧的是,他们大都成了弈城的名人。余兵化名语冰,柳柳也用上了自己的学名柳随风,这两人在弈城开了家夫妻档的五 星级茶楼——一笑轩;而当年的大王头咕咚,已经是弈城大学的名教授——经纶满腹的枯桐大师了;腌鱼呢,竟也改了个洋气的名字叫“抽烟的鱼”,成了弈城最负 盛名的平面设计师;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阿呆竟然成了一个著名的作家——阿呆步步错(这恐怕与小时候呆子真呆的典故有关吧),就连最小的小妹微雨,也成了弈 城的市委班子成员。只有俺,也就是佛是与如烟成了伤心人。

往事如烟。一辈子,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另一个自己。有人说,这另一个自己就是理想;也有人说,另一个自己就是也爱自己的情人。俺不知道这些,俺只知道佛是就是如烟,如烟亦即佛是;然而,佛是知道另一个自己就是如烟,而如烟却以为别人才是另一个自己……

佛是最后死了,他是自杀的。死的那天,没有愁云,没有悲月,也没有人哭泣,因为佛是自杀时的身边没有一个人。

世上从此多了个禅石。禅石成了佛是的枪手,可是大家都以为佛是就是禅石。
但有施主问大和尚:师为何法号禅石?
禅石总是满脸平静,双手合十答:

佛是如烟。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