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大别山游记  

2007-04-30 23:48:1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石大别山游记

一、四哲峰

当朋友们提出带我们去大别山上时,俺可牵挂武汉的棋友了。本来借着陪老总出差湖北黄冈地区罗田县的机会,算算时间能挤出个大半天加一个夜晚,便老早就一边忽悠得老总同意返回时要到武汉打个尖,另一边又跟武汉的棋友们约好见面的,罗田的朋友们却让我们上山?砍柴砍到大学毕业的我,自然是不会对山陌生的。临了还是拗不过罗田朋友的热情,便终于听从了他们的安排。

从罗田县城出发,朋友开车拉着我们一路长驱,过了一个半小时才到得大别山脚下。山路蜿蜒,车速却是不慢,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驾车的兄弟说:在我们这儿啊,能开拖拉机的绝对能在广东开小车;但在广东开惯小车的,可是绝对不敢在这开拖拉机。这山路可够险!一秒钟,只用了一秒钟,我大笑一通,聪明的大和尚也差点上了朋友的“当”。大家想想,在九曲十八弯又坡长路陡的山路上,拖拉机的马力能爬得上去么?哈哈!

老总年纪大了,估摸着是爬不上这中原第一高山了,于是决定坐索道上去。停了车子,要走一段才能到得索道的起点。一路的鹅黄春树、一路的无声静水、一路的青石长阶,更借着一座木板吊桥,恍然间,觉着自己可真是骑了一匹白马,恬适长歌,早将武汉眼巴巴盼我过去的棋友扔到山涧里了。

春藤古树嫣花,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东风俊马,大和尚在仙峡。

一坐了索道上得半山腰,抬头一看,那是无夫也当关了!如刀削的峰,直插云霄。朋友早已经告知,那上面四个紧挨着的峰,就是四哲峰了。四哲峰,看一眼,就够了,因为满脑子都已经是它的影子。佛说,禅靠的是悟,而不是说。如是,前面一切凌乱的说道,到得这四哲峰下,便都化成心里不尽的思情了。

二、迎客松

从小到大,我想很多的朋友恐怕跟我一样,对黄山迎客松的图画应该没少见吧?那长在峭壁上的孤傲,那树枝伸往一边的整齐,那针叶几乎都挺向上的雄姿,几乎成了一种在我脑海里的定势——不管在哪看到这样的图画,那一定是黄山的迎客松无疑!

当我在大别山上看到峭壁上的松树那一霎那,我才明白,原来这个样子,是到处都有的啊!不经意间,见路边突兀的石头上坐有一留着长发,衣领挂了墨镜,一副艺术家模样的老哥正在写生,上前刚瞅得一眼画稿,也不知是他猜破我心事咋的,借着清新山风,他如仙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松的根啊,会分泌一种分裂岩石的物质,所以能生长在石壁上,风风雨雨,是将这松吹打得越来的勃发了。看着大别山、想起黄山,又想起刘邓大军,不由得在心中暗想,如这迎客松一样坚忍不拔的风骨,无论中国哪个地方、无论往日与今时,始终是在中国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绵延不绝啊!

三、小华山

我们一行游览的是大别山脉当中的一个山峰,叫天堂寨,又名小华山。既有小华山的别号,自然险要异常。上山时,只得四脚并用,宛若贴在石阶上一般。中途以空旷做背景让朋友拍张照片,也是缩着脑袋,分明是心中悚然所致。待到下山时,两腿更是发软。一边改了小时候看到一部讲茶农生活的老电影歌词,吼两嗓子,权当压惊:

下山呀,两腿啊,晃悠悠,晃啊晃啊晃悠悠……
上山艰难,下山更慌。

想妹妹打个电话,打电话啊,打啊打啊电话

耳晕目眩之间,猛见得老总在前面也是战战惊惊,俺鬼鬼一笑,计上心来。紧走两步,我一把抓住老总的肩,另一只手抬起老总的手腕,说:我扶您——其实我当时想说的是:俺终于找到党了。老总朝我微微一笑,长吁了一口气,那神情仿佛在说:小伙子啊,人真是不错!其实啊,他老人家哪里知道,俺是抓着他的手觉着有依靠啊,还不知道是谁在扶谁哪,哈哈……

四、野兰花

不想说理由,也没有理由,骨子里,就是喜欢兰花,就像喜欢胭脂妹妹的细腻的文字一样。城里的兰花太贵,况且我也不喜欢养在精美紫砂盆里的兰花。兰花生性淡泊,与世无争,深山老林、无名石畔,那才是它们的家啊。种在紫砂盆里的兰花,也配叫兰花么?就像只懂得赤膊乱砍的围棋对局,也能说是下棋么?记得李连杰版的《霍元甲》当中,有这样一段对白:

日本武士问:霍师傅,请问天下武功是哪一种最厉害?
霍答:都厉害。

又问:当世天下谁的武功最高?

霍答:都高!

还问:汉系文化都推崇茶道,哪种茶最好?

霍答:有茶喝就好!

禅机真是太深啊!整部电影,让我玩味再三的,也只有这几句台词了。(当然,就这几句台词也不一定就是原话,俺向来是只愿记意思,而不肯劳神去记原话的。)想茶本来代表的涵义即是清心寡欲,后人竟是硬要将茶分为三六九等,实在是误人非浅!这与城市当中的兰花境遇,岂不如出一辙?

大别上遍地可见的野兰花啊,怎能不叫我心怀感动!

五、映山红

老家江西赣南的山上,总是长满了映山红的。而今在这四月的大别山上,漫山遍野开得奔放的那一簇簇的花儿,我自然认得出是映山红了。可惜的是,坐在缆车上隔着玻璃窗,拍出照片的效果真是太不让人满意了。这映山红多开在向阳的山腰,在山脚缆车的起点及山上的终点以上,都难得近距离地看得到。拉近了镜头拍,还是若隐若现。想起上个月带队去广东罗浮山进行公司的WORKSHOP,住在山上准五星的酒店里,早上吃的是每人好几十两银子的自助餐。回家后母亲曾问我,住这么好的地方吃了什么好东西?我答:红薯。很多年来在老家大多数时候多用红薯来喂猪的母亲,我清楚地看见她当时嘴巴张得老大——没听错吧?映山红啊映山红,难道你也要像红薯一样,逐渐在我的记忆当中远去么?

六、大别山的夜晚

从大别山上下来,已过黄昏。找了山上不错的一间山庄住下,早已经是饥肠漉漉。进得山庄的餐厅,点菜时问老总的意见,老总交待说,尽量少点肉食,以蔬菜为主吧。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菜就一个一个上来了。香椿苗、老南瓜、小竹笋、野羊肉、山溪鱼……呜,感动得要叫毛爷爷万岁了——清一色的绿色美味啊!绿色,一个城市里久违了的名字!

快吃完晚饭时,突听得院子里砰砰作响,跑出来一看,哇,山庄人家在放烟花哪!满空的绚烂,是山庄人家怒放的心花么?院子里,已经摆开了调音台与大音箱,那是主人供游客唱卡拉OK用的。院子中间,有个老树兜正快乐地熊熊燃着了;欣然间,满院的游客已经急不可待地远远围坐在了篝火前。的士高响起来了,噢爷,那一班伙计跳的动作也太难看了,几乎是一溜地围着篝火在疯跑。按捺不住,大和尚我终于脱了外面的“袈裟”,一个跃步闪入“舞池”中间,紧接着一连串的杰克?迈克逊表弟的表弟的招牌动作,立即唬住了其他跳舞的人。事后打电话给朋友聊起这一大别山上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不想朋友却说:你不会是跳得太难看把别人给吓坏了吧?晕!

一片叫好声中,禅石大和尚估且借着晚饭时的酒劲,拉了不认识的俩妹妹一起跳。估计不会超过20秒吧,妹妹们的一位男伴硬是冲上来将俺们分开了,还假惺惺地对我说:你跳得真好,你是师傅,就站在前头带我们跳吧。我倒!这不太高明的酸醋劲立即将俩妹妹逗得捂了小嘴、笑得直不起身来了!

七、黄鹤楼别记

我要说的黄鹤楼,并不是指的真黄鹤楼,而是当地产的一种香烟。来到这大别山脚下的罗田县城,眼看着上至县长、下至很多的当地朋友,抽的几乎清一色的是黄鹤楼,嘿嘿,这倒有点像是广东人抽五叶神。五叶神产自广东梅州,传说出生于惠州的广东省长黄华华有次开大会时不停抽这烟,等中途歇会,开会的人借着撒泡尿的机会,都不约而同跑外面买这烟去了。如此心照不宣的克隆,没过多久,这五叶神就名满广东了,尤其是政府官员。HOHO,有点扯远了。因为从广东带过来的烟抽完了,不得已到小店里去买烟。烟的种类不多,有6元的红金龙、10元的红塔山等几种,占了烟架上一半有多的,竟然全都是黄鹤楼,仔细一看价钱,30元的、40元的、60元的、80元的……天哪!这罗田县,可是国家的贫困县啊,就算一天一包,也不是常人能顶得住啊。我以为这店可能是个例外吧,便又跑了几家,不料情况如出一辙!管它哪,我还是买6块的红金龙吧,别人要笑话,就让他们去笑吧,俺只管点了这便宜烟使劲地写游记。窗外,有一片的蛙声在为我喝采

八、补记

在罗田最苦闷的事情,竟是连当地最好的酒店——大别山宾馆也没有网络,山上就更没有了。没有网络,有朋友会发现大和尚失踪了两天么?不会怀疑俺见了老虎而受了迷惑,乃至于乐不思归了吧?嘿嘿。

2007422凌晨

禅石于大别山的农家山庄楼上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