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我真不是记者(小说纯属虚构)  

2007-08-16 17:07:20|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真不是记者(小说纯属虚构)

一、

我叫云渐离,小名石头。外面的人叫我云渐离,偶尔,也有 人叫云渐离先生;家里人或者乡亲,长辈都叫我石头。父母真是伟大,斗大的字不识几个,却硬是支撑着我读完了大学。父母识字不多,小时候虽然没有家人辅导作 业的遗憾,但却有了读书的宽松。只要我拿本书,父母亲便立即在家里小心翼翼起来,生怕惊扰了我。他们可能不知道,他们骄傲的儿子可能正在看金庸大侠的天龙 八部,或者在看三毛哭泣的骆驼。

父母因为识字太少,自然闲时是不看书的,他们唯一的消遣,唯有天天对着电视了。父母尤其喜欢看新闻,喜欢 看着国家或者地方日新月异的变化报道而啧啧有声。我却是不太喜欢看电视的,尤其不喜欢看新闻节目,因为官方的电视台,几乎清一色的报喜不报忧。比如我所在 的城市——南方经济重城D市,最近新闻里就出现过一个消息:本市响应国家号召,各单位自筹资金发放高温津贴。我一见这类新闻就想骂放屁。高温津贴?几个真 正在高温下工作的人领到过一分钱的高温津贴?有环卫工人的份吗?有建筑工人的份吗?真正把高津贴领走的,哪个不是天天在空调面前吹的?

我明知道这样,但只能将生气烂在肚子里,因为我永远无法跟自己的父母去抢电视看,也永远无法跟他们讲得清楚今天社会上的是是非非。因此,大多数时候,父母亲在看新闻、或者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我就躲到房间里去上弈城网下围棋了。

父母喜欢看电视新闻,更喜欢在吃饭时争论昨晚是哪个记者报的消息最好看。当他们对电视台里的记者耳熟能详的时候,当他们谈到某个记者而赞不绝口的时候,俺也被中国棋院那位不可能不坏的围甲新闻中心负责人弄去客串围甲联赛的记者了。

星 期六我一般都在家里睡懒觉,偏在那个牛年马日的星期六,因为要去采访,我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习惯早起的父亲一边拿着他作为毛爷爷时代的退伍老兵的茶缸子 喝着茶,一边问,去哪?我说我今天要作为中国棋院围甲的记者出去采访。父亲立即就少了平时严肃的神色,好像一刹那间面前的小子不再是他的儿子。

中国棋院在北京?父亲问道。我一边检查自己是否漏了笔记本电脑的充电器,或者是否漏了数码相机,一边心不在焉地答,嗯哪,但我不是去北京,是去广东队主场的赛场。母亲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儿子啊,那你可得好好听中央的话。我又说,嗯哪,也没想太多,就出发了。


二、

这轮围甲的赛场设在广东Z市的一个渡假村,渡假村依着树木葱笼的青山,临着一湾碧绿的湖水,真是不负Z市第一渡假村的虚名啊!采访结束,Z市棋院方面帮我联系了一部本地的私家的士,送我去回D市的大巴车站。

我一上车,司机便问我,你是记者?我说我是啊。
司机又问,哪的记者?我说我是代表中国棋院来的。
啊,太好太好了!司机连着说了几个太好了。
这人哪,都有虚荣心,一见司机对着自己说太好了,云渐离同志就有了几分自得的神色。

我们这里的风景不错吧?我一听司机这样问,忙说,真是太美了!

哎,是啊,都说这湖美啊,可是我们在这湖边的村民就遭殃了。市政府不断在扩大湖面,说这里是我们Z市的形象工程。要扩大湖面,就得从湖边淘沙吧。我们祖祖辈辈都以这湖水作为饮用水,这湖边一开挖,我们的饮用水全部都成黄黄的水了。

市里没有给你架自来水吗?我问道。

要是有架就好了,说要架就得我们自己掏钱,我们这里算是半个山区了,历来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凭什么把我们的湖占了还要我们自己掏钱去铺自来水管道?以后还得花钱买水喝?

我说,那是,那是,占了湖水,政府自然得进行解决自来水啊。就没有想过去找找上面或者找找媒体吗?

我们有啊,我们找了村委会,村里说是区里严令这么干的;我们找到区里,区里说是市政府严令这么干的;我们找到市政府,市政府要我们找回区里,说他们不能越权管理。我们打电话给电视台或者报纸,电话倒是有人接,但是就是不见人来……我总算盼到你来了,今天我不收你车费。

我来了?我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光听见说不收我车费了。

司机又说,记者同志啊,你可得帮帮我们啊,帮我们把这事反应到上面去啊。司机这么一说,我立即醒了过来。赶紧说,你别误会啊,我不是记者。

你不是记者?刚才你还说你是记者!
哦对,我是记者,可我只是中国棋院的记者。
中国棋院啊,那不更好,是中央的记者了,我们找了多少次当地的记者,可就是没人理啊。这下好了,北京的记者总算来了。

我 说,我不是记者,晕,说错,我是记者,可是这个记者不是那个记者,那个记者只管报道围棋,这个记者才可以报道这些监督政府的事情。晕,又说错,这个记者才 可以报道那些监督政府的事情那个记者只管报道围棋。晕,又说错,这个记者不是那个记者,那个记者才是这个记者……%¥#*(@%$……天哪,我平时的伶牙 利嘴都哪去了啊!

我也不知道的士司机有没听懂我的话,总之我扔了50元中钞就跑了。

累了累了,盯了一天的围甲赛场,不累都不行了,不知道怎么回到家,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三、

星期六没睡着懒觉,周日总该补了吧?这不,才上午九点不到,老爸就来敲门了。
“石头起来,你大舅的表弟的侄子来了。”

我从小就怕父亲,父亲一喊,我能不起来吗?只是我没搞明白,这突然间哪冒出个大舅的表弟的侄子来了呢?

出得房门一看,一位年纪显然要超过我的大哥坐在客厅,一见我,立即掏了香烟递了过来,来,石头表叔,这么些年没见,都出息成记者了,点上点上!

我无奈,接过这皱巴巴的连过滤嘴也没有的纸烟。

就像这纸烟一样,衬衫也是皱巴巴的。我不是嫌这表侄,我是因为例行的懒觉被人打断,心里确实不太高兴。还没来得及我多想,父亲开口了。

是 这样的,昨天我去菜市场,刚好碰到你这表侄也去买菜,你初中开始就住校了,后来因为读书一直到工作都在外面,可能不太记得这表侄了,你大舅生儿子那年, 我带着你与你表侄他们还喝过酒哪。你表侄快四十才娶上媳妇,去年两口子一起来到这里附近的一个工地打工。你侄媳好不容易怀了孩子,这不,前几天侄媳连孩子 都去了。你想想办法帮帮你表侄吧?

父亲说到这里,表侄的眼里已经潮了。我的睡意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慢慢说,别急,顾不上这香烟的烈性,先安慰人要紧。

石 头表叔,你可一定得帮我。我好不容易才娶了这媳妇,去年底怀上了,前几天眼看着要生,我去医院打听过,生个孩子要近2000块,这在咱农村可是我一年的纯 收入啊,我哪来那么多钱送医院?我们家里都兴找赤脚医生,刚好也有人介绍在菜市场贩菜卖的一个老女人,说她经常给人接生。我一找她,她就答应了,她只收 150块。前天晚上,我媳妇喊天喊地,于是我去找了老女人来,忙了三个小时,孩子还没有出来,我媳妇却在不停地流血,把我的毛巾红湿了一次又一次,到半夜, 老女人说赶紧送医院吧,然后就跑了。我只得找了工地买菜的三轮车送医院,到医院进抢救室不到10分钟,医生就告诉我媳妇跟孩子都没了。……呜……

我鼻子听得酸酸的,拍了拍他的肩,给他递了一支五叶神,说你要节哀顺便。我找不出更多的词,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表侄。忽然想起他说要找我帮忙,于是便问他,你想我怎样帮你?

不忙,我还没说完。医院当即就报案,说不是她们的责任,是我自己找接生婆的责任。公安来了以后,立即要我找出这接生婆来,我上哪找去?一看出事她早就跑得不见影了。我真是命苦啊,我也真是个混人哪,早知道,就算是欠点债,也该把她们娘俩送医院不是?……呜……

停了停,表侄总算停住了呜咽声,接着说,你是记者,你看能不能找找医院方面,要求医院给我赔点钱呢?

我哭笑不得,我说,表侄,我跟医院不熟,跟公安局也不熟。现在司法已经介入,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就你说的来看,显然跟医院没有太大的关系;真要赔偿,也得找接生婆,可是就是找到接生婆,贩点菜卖,再偷偷给人接几个生,恐怕也没什么钱来赔你……

表 侄打断了我的话,表叔,我的石头表叔,你可是记者,你可是我的记者表叔哎,你骗不了我,你父亲都说你是中国棋院的记者。别的我不懂,可是前头有中国俩字的 单位,可都是中央级的单位哪,比如什么中国农科院,中国工程院,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可是我们经常在电视新闻里听得多的。以你的关系,医院还不得买账? 公安局还不得买账?

我不知道该如何办了。难道我从围棋的起源讲起?再讲到日本的棋圣?而后讲聂旋风?再讲今天大小李之争以及古大力、常昊?还要讲围棋蕴含着天圆地方的哲学?

面对我一句苍白无力的“不是我不想帮,而是确实帮不上忙。”表侄终于气咻咻地走了。走也也就走了,走了表侄又回头往屋子里扔了句话——真是的,做记者了就不要穷亲戚了!

父亲母亲听到这话,一起指着我说,你啊,不能忘了本哪!

呜……这回轮到我要哭了。


四、

自从上了中国棋院那不可能不坏的围甲新闻负责人的贼船,自从我一不小心跟父亲母亲说了这事,自从我在围甲赛场一次一次无心又不得已表明自己是中国棋院07围甲的专稿特约记者,俺就受到了空前的关注。

叉叉月叉叉日,已经成为分属不同家庭的孩子她妈要求增加孩子的抚养费N百元;并且累计有小舅大姑大表哥二表姐三表弟四堂叔找我借钱买房子、买车子、买股票、买重点高中的名额……
又叉叉月叉叉日,累计有N个工友找我N次帮他们向无良老板追讨工资;
又叉叉月叉叉日,累计有N个家里的乡亲找到我,要我帮他们揭露村长、乡长、股长、科长、处长、局长、县长的腐败行为;

又叉叉月叉叉日,上司累计有N次批评我去做记者,不安心工作;
又叉叉月叉叉日,有N个孩子的家长向我咨询,他们的孩子是否有学围棋的天才;
又叉叉月叉叉日,有N个成年朋友,拐了比十八里山路还弯的关系找我帮忙写N篇评职称的论文;
……

终于,又叉叉月叉叉日,云渐离先生在网络上、在房间门上发表了一个声明:

一、我,大名云渐离,小名石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的,从此不做记者(实际也只是客串了两天围棋甲级联赛的记者)。

二、即日起,我不是记者。

三、如果有人称我为记者,我会说:你才是记者,你全家都是记者!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