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在城之廓(连载02)  

2008-01-11 00:45:33|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收完了早稻,再插上晚稻,收了花生送油坊榨好油,再将花生土翻了种上红薯与茭头,这五岭北一年的农活就 算去了大半,难得可以歇口气了。往常这个时候,都是到山里头帮人挑木料,七块钱一百斤。木料场由一个姓张的老板承包了,先运了机器进山,找人砍下多年生的 樟木、栗木等杂木后晒干,再用机器切锯成弯曲不一的奇怪模样。杉木和松木是不准砍的,这是当地能够称得上是木材的树种,早就不准砍了。据说,这些杂木料都 是运去南方的E城做家具的。

既然是要找人挑,当然是因为到木料场的地方不通公路。如果仅是砍柴,石头一定是非常清楚路况的,从小到大,石 头可没少砍过柴火。但令石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通往木料场的路,竟然是那样的一番景象。记得第一次去,起得很早。山里的早上六点钟,太阳还没升起来,整个 昏沉当中透着的朦胧光亮,令人怀疑还是深夜。跟在村里去挑惯的小叔叔们抑或是堂哥堂姐的身后,一边吃着红薯一边在肩上架副柴枷子,一脚深一脚浅就上路了。 五岭北的赣南,当地人叫什么都喜欢在后边加个“子”字;比如细伢子、妹崽子……走完了平时砍柴所能达到的最深处,已经没有了路。人群依然在往前走,看不见 脚印,因为山里头密实且韧性极强的短茅草丛及地衣总有在人走过后又挺起了身子。偏在这时开始下起了毛毛雨,石头心里暗暗叫苦,可能是读书太多的缘故罢,早 就将眼睛熬坏了,一遇水,两眼就痛,只能微眯着眼。来都来了,再说山里的孩子从来也不肯叫苦,石头坚定的步伐依旧。走着走着,天开始慢慢放亮。肚子里有个 红薯垫底,总算还有些暖和。到了木料场塞满两柴枷子木料过了称,看称的大叔记好数,就可以挑着出山往指定的集结地进发了。

雨越下越大。这 山里下雨,不比城里到处有设计好的排水通道。一支烟工夫,来时的草丛路已经全部变成了水面——来路不可能走了,只得抄近路到山里的马路上,再搭过路的拖拉 机拉回去。读书时县城的同学以为马路就是公路,山里的孩子知道,这差别就大了。马路一到雨天,全部成了泥泞。稍微建设好点的地方,顶多也就是加铺层河沙。

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成了路。那天,石头在心里一直念叨着鲁哥的这句名言。石头甚至在想,估计鲁哥年轻时也一定去山里挑过木料。

在 水里边一高一浅地走着,石头身上早就是一身的汗,但已经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雨水。之所以一高一浅,是因为不知道一样平的水面底下,哪里有块松动的大石头在 等着你。这不,还没琢磨清楚,前面就有一个不认识的妹子连人带料栽水里了。石头每次看到这样的事情,心里总是比别人忧伤。山里人不以为意,是因为读书少、 没那么多的讲究,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情况早就司空见惯。但石头不,因为石头心里边有自己的青城——自己可是个有理想的人。好不容易趟过了低洼的水淹区,只要 再翻过一个小山头,就可看见马路了。

石头有点顶不住,就算砍柴,也没有这样苦过。学校里跑三千米,体育老师说过,如果你跑过了极限,就轻 松了。读书到高中,总是与读完小学或初中的堂哥堂姐们少些体力活的历练。山里边砍柴,上坡时虽然累,提一口气,拉着两边的树枝,总还不担心;最怕的是下 坡,因为每个人的小腿,都不由自主地在颤抖。毕竟肩上压着百几十斤啊。

要从没路的地方,走一条路出来,总有些东西是出乎自己的意料的。眼 看着就有个陡坡出现了。几何学得不错的石头一眼就看出,这坡虽然只有十米不到,坡度却超过70度,左边空悬,右边是石壁,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拉得住。力气撑 得住的深吸一口气,噌、噌、噌几步也就跑下去了。跑下去不难,关键是跑下去之后能稳得住身子。石头瘦弱的身板似乎没有给自己足够的信心,无奈之下,只得学 了别人的样子往下冲……

当木料散了一地,自己也倒在地上的时候,石头突然觉得,浑身上下被蹭破的地方没有一点痛,因为肩上松了。哈哈,堂 哥堂姐们在笑哪。怏怏地从地上爬起,收拾好担子,赶紧追着大伙而去。终于到了马路上,三两同村的已经坐在拖拉机上等他了。一块钱,连人带木料。粗犷的司机 喊道。不用想,也不用翻口袋,石头知道,自己袋子里只有九毛。一毛钱也会急死人?多年以后在E城混生活的石头不敢回想。也许是剪得平整的马桶盖(学生头) 让司机觉得怜悯,并没难为他,冲他笑笑后收过九毛钱,还是让他上了拖拉机。

人总有第一次。多年后石头在E城第一次被宝爷领着去找小姐的时候,宝爷也是那么说的。

如 此挑了一个月,算算也有四百多块钱。不少了,当时四十七块一百斤的谷子,可以买上一千斤了。石头满怀信心的在家里照着吴清源的书打谱时,这种级别的数学题 心里一闪就算出来了。终于,去结账时,堂哥的怒吼声让他这一点希望也破灭。因为张老板跑了。E城没一个好人!当时石头没想到的是,自己有一天也会去E城, 而且在E城有了新的梦想。

这里去年的事了。而今,又到了这个时节。今年县里已经出了公告,封山育林,再不能到山里头砍伐。虽然国家公布这 里的森林覆盖率达到85%以上,但是当地人自己知道,大部分山头已经成了灌木丛,就是有人真给钱,也没地砍了。石头叹了口气,还是明天去找初中的好友文 华,看看能不能到他那干去。最近,石头知道,文华拜师学泥水工去了。早就听文华说,干建筑,小工每天是五块钱,现钱而且管吃。钱虽然少点,但至少是现钱, 好过担心老板跑了。

文华父亲死得早,八岁那年母亲又带着他改嫁到了另一家。继父据说年轻时是个到处闯荡、给有钱人做打手的浪子。却不知为 何一直单身。等他继父回到村子里,自己的房子早就倒了,只得住在祠堂的一间偏房里。文华,就找个梯子睡在楼上。这赣南旧时一般人家的楼上,可不是真的什么 楼,而是农家用来放谷子杂物的板隔层。勉强可以直立,但个子高的一不小心,头就要顶着瓦片了。

文华家里穷,石头家里边也穷。文华喜欢诗, 喜欢得发狂,不但节衣缩食不时去买了诗刊来看,还自己写了一堆贴在楼上的泥砖墙上。尽管这诗让石头后来很不以为然,可是初中时就是欣赏。因为石头知道,喜 欢诗的人,心地错不了。再者,好歹与自己一样算是缪斯的粉丝。但是文华后来只考上农业职高,毕业了也与石头一样,成了农村的新青年。虽然读高中没在一起, 虽然两个的家相距了十几里地,但两人的友谊却从来没有断过。

除了文华,还有一个好朋友估计也可以找找,那是冬民。冬民与石头一样,都喜欢 下围棋。与文华谈文学,与冬民下棋,这成了石头学生时代最好的享受。冬民却不喜欢文学,这是个偏爱理科的主。冬民因为偏科严重,最终自然也与大学无望。但 是冬民家里却在镇上,相比较而言,冬民的家境算是最好的了。高中毕业后,冬民跟舅舅学五金加工去了,他舅舅开了个五金加工厂。说是厂,实际也就是个作坊, 一台普通车床、一台钻床、一台磨床。如果冬民舅舅愿意招个杂工帮手就好了。

记得读初中时,因为石头的学习好,冬民的父母干脆就让儿子找石 头住家里,当个干儿子看。考高中那段日子,冬民的妈妈没少给他们做好吃的。看着石头一年到头总是两套衣服换洗,冬民的妈妈还送了两件冬民的半旧衣服给石 头。长大后的石头终于有一天明白,冬民妈妈的一番苦心。非亲非故又不是送新人而送新衣服给人,在当地意味着看不起人。半旧衣服冬民不是不能穿,这样送给石 头,是在眷顾石头的年轻的自尊心啊。

假如有一天能发达,自己一定要带着文华与冬民发达。从初中毕业那天开始,石头心里就有了这个念头。而今,初中毕业都已经六年过去了,自己还得倒回头去找他们帮忙。石头心里泛过一丝苦笑。我是石头,所以我永远不相信命运!多年以来,石头一直在心里这样呐喊。

该睡了,明天还得去找好朋友们商量干短工的事哪。英子这会还在看小说吗?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