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棋神(连载15)  

2008-01-01 01:45:26|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

 

年关将至,家家户户已经在做迎接新春的准备了。但是凡有熟人相见,第一句话竟是:“听说西历30之夜,就是南棋痴与云渐离公子大战的日子?”对方自然应了:“是啊是啊,好多年没有见南棋痴出手了。”各位看官,别奇怪,因为弈城汇聚世界各地的棋手,故西历与古历在弈城却是比别的地方早了数百年即已经开始并用。

 

一月之期,过与来也容易。因为北家最后的决定要古历正月初一才公布,为了增加自己胜出的机会,每日不问世事,吃过饭就躲进书房勤耕不缀。而任大小姐每日里,自是变着法子做上各种美味,抽空之余,照例换了男装往云渐离下棋的地方赶。云渐离倒是一如既往,隔天就前往各处棋坊杀9D,眼看着,送往府衙的对阵记录上,竟是一路飘红,偶有失手,也不过是半目、一目之差。

 

西历岁末30之夜,咸享酒店大堂,除留了一张棋枰之外,其余的尽数撤去,全部换上了座椅。柱子与周边墙上,更是点满了牛油巨烛,将个大厅照得如白昼一般。刚用过晚饭,大厅里已经是座无虚席。稍稍点数,偌大个厅,竟然挤进了千人之多。晚来的,只能趴在窗户上往里瞧了。棋枰北向,摆了南棋痴的铭牌;棋枰南向,自是云渐离的铭牌了;而居中东向裁判位上的铭牌,赫然写着豆瓜太爷。想想也是,弈城当中,这样顶尖的对局,没有他来主持,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用说,君爱兄妹早早就来占了位置。紧挨着任大小姐的,却有两人颇显特别:其中一人身着紫色长裙,头上却戴了黑色面纱的斗篷,朦胧看去,难掩其绝代的风华;而另一人,却是身着练功用的灰布紧身裙装,照例依旧是戴了黑色面纱的斗篷。不过大家的心思已经全在当晚的棋局之上,虽留神多几眼,却也不过分留意。

 

亥时即到,豆瓜太爷、南棋痴、云渐离依次从楼上鱼贯而下,原来这三人竟是早已经到了。霎那间,原本乱糟糟的大厅变得鸦雀无声,地上就是掉了一根针也听得见。三人依次落座,但看豆瓜依旧眯着豆眼,似笑非笑;南棋痴却是神色凝重,大脑里面,一个又一个过往的画面飞闪而过——今儿个竟是怎么啦?而云渐离就显得轻松多了,脸上稍许几缕红晕,透露出内心的激动。激动不是因为紧张,而是觉得决定命运的这一刻终于来临。

 

但听得咣的一声锣响,豆瓜起立朗声宣布:“棋局开始!”。

 

不用猜先,云渐离是挑战者,自然由南棋痴执黑先行。不见南棋痴动手,棋盒当中跳出一颗黑子后,缓缓从棋枰上飞过,到得棋枰之上,却有“啪”的一声。识货者,大喊一声“好!”原来,这是南棋痴在以气驭子。云渐离一看,呵呵,叔叔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单凭这手“强弩之末又坠石”,没有相当的功力根本做不到。这手的难点,关键在于棋子飞行的慢以及慢了之后能改变走向垂直发力到棋枰之上。云渐离微微一笑,并没有依样画瓢,而是伸手拈了白子,按部就班往棋枰上摆。云渐离一缩手,眼尖的看官不禁“啊”了一声。原来,棋子竟然深陷棋枰之中。这棋子,可不是一般的棋子,而是玉石;这棋枰也不是一般的棋枰,却是千年的榧木所造。以软击硬,而玉棋子毫发无损,但就这一手功力,自是瞧得练家子目瞪口呆。

 

众人一看,不过十数手,因为黑挂小目的白角,俨然已成大雪崩之势。大雪崩,望名思义,说的是但现此形,如一方应对稍有闪失,即如千韧之雪墙瞬间倒塌,纵飞鸟亦难免不幸;处于险境之陆上生灵,更是无不肝胆俱裂;甚至乎,连闭眼念“我命休矣”的时间都不会有。万年之后,如蒙后人挖出骸骨,其恐怖之状,亦如在眼前。时人有痴棋者,号“行云流水”,一生穷究,竟写得有大雪崩之作数百篇之多,可见大雪崩一势的繁复。

 

外拐,内拐?这是大雪崩之势的分水岭。棋仙清源大师,曾与故去的扶桑第一高手木谷实抗衡数十年之久。但逢两人对局,竟是对这大雪崩偏爱有加。内拐与外拐的各有千秋,竟几被这两人参研得几近透彻,百年之间,竟是难有更新的突破。《棋神谱》当中,自是对该势详述有加。南棋痴与云渐离两人,不用说,对大雪崩都有了相当的研究。面对拐向,云渐离内心的激动已经不见踪影,完全沉浸到了棋局当中。如何才能置对方于大雪崩之险境?南棋痴在想,《棋神谱》上有最佳的应对手段吗?云渐离呢,则开始了第一次长考。

 

棋未过五十手,两边的弈银已经在层层加码,粗略一算,已经是接近八百亿之极。如此独一难有二的高手对局,致令弈城大户几乎倾巢而出。“友情提醒,谨慎押银,最好不押!”摇头晃脑者,乃弈城赌神不二者“熊熊烈火”是也。但看此公,竟是捂着八千万两的银票、睁着通红的眼睛左右揣摩不定。说他是赌神不二,并不是因为他银子最多,却是最喜押银;但凡押银,眼睛必圆睁如喷怒火,是以有熊熊烈火之雅号。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云渐离终于落子。南棋痴一看,大吃一惊!原来,云渐离既未内拐,也未外拐,而是选择了断黑背。这个下法前无古人,竟是一种全全新的格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李飞刀?南怀慈脸色痛苦,首先,黑棋不能脱先,再看看,似乎也不能从上方打吃。沉思良久,黑跳。

 

“如果古力大师在,角部白棋必死。”

“如果你在,牛必定全被吹死。”

观棋众人,终于按捺不住逼人的沉闷,开始争论起来了。

 

白果断叫吃断开的黑一子棋筋,一番应对之后,白在角边上终于围起了一块偃月刀之形,反观黑棋,于中腹亦是筑起了一道长城。南怀慈心里清楚,白这样的速度比较快,而自己黑之厚势的作用还是尚未可知,所以,自己在貌似的平静当中,竟是落了下风。所幸的是,大雪崩之险,终于没有出现。南怀慈顾不上风度,轻轻提袖揩了揩额角的汗,好险!

 

因为大雪崩无穷无尽,到得此时,棋形已经漫延到了小半个棋盘。面对南怀慈逐鹿中原的架势,白稍作沉思,立即从右上角开始,压住黑棋往中央挺进,借势侵削黑的大模样。弈至百二十手定型之后,黑虽然围起了有限的大场,反观白棋,却也不知不觉围起一个相当的大空;蜿延的白棋与黑棋交织一起,一个类似于八卦的图腾跃然浮现在纹枰之上。

 

有人失声叫道:“天,八卦阴阳五行风雷阵!”看官有所不知,寻常八卦、或五行、或雷火之阵,单单精研一阵,已经足可以扬名立万;一局之中,三阵齐施者,可为旷古难寻。八卦者,卦卦如生如死,欲死还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依次循环往复,难寻归路;风雷者,柔如春风拂面,裂如五雷轰顶。古之名局,长生者千年难遇。而今之势,莫非又长生之局惊现于世?

 

适才有争论者,都不敢出声了。两人越下越慢,仿佛进入被催眠的状态。突然,南怀慈“扑”的一声,一道血箭,从其口中激射而出。在场人等,无不听到一声:“我……输了!”不待说完,整个人已经是轰然倒在棋枰之上!

 

押了云渐离者,轰然一声,全部伸手去抢银子了。坐在南怀慈身后的南玉,此时方恍过神来,扑向前:“爹啊……”。

 

正当混乱之际,不知从何角度,一块砖已是无声无息地飞向云渐离。云渐离此时已经是体力用至极限,哪有发觉?看时迟,那时快,一道紫光亦是飞向了云渐离。好一块劲砖,端得拍在了紫光之上。“小姐、公子!”更听得一厉声,不正是头戴黑衣斗蓬的劲装女人所呼?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