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在城之廓(连载03)  

2008-01-12 23:43:36|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儿子,不吃完早饭去啊?”母亲从灶房出来倒淘米水,见石头推着他父亲的老飞鸽正往外走,知道儿子要走远路。赣南的乡下,不兴叫厨房,许是因为烧柴灶的缘故。

“不 了,我去文华家吃。”石头喜欢早上跑远路,正值这秋老虎的季节,早上跑起来凉快些。出了门前,就可以跨上自行车了。这乡间的小路,大都不过五、六十公分, 换了城里的同学到家里来玩,是万万不敢骑的,一不小心,准裁田里头。骑过一里多,就上公路了。说是公路,不过刚够两部大车迎面时可以通行。就算这样,司机 也是立即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盯着前后左右。没去E城之前,觉得这路就够宽了,等多年后石头从E城看过六车道的高速公路回来探亲,不自觉也就当这公路不过 是山里的马路罢。

公路上,或有年长的公公老爷牵了牛在路边吃草,或有在家里做了豆腐用木桶挑了出来卖的老表每走几步便吆喝上一声:“卖豆 腐咧……”声音拖得老长老长。石头一边踩着单车,一边就笑了。这些个作家真奇妙,这样的情景写成小说来看时,怎么看怎么都觉着惬意;而自己深处这样的环境 时,却为何总觉得生活竟是这般艰辛呢?就拿豆腐来说吧,一毛钱给三块,弄碗菜,有个三毛钱的量就了不得了,那可是七八口人吃饭的标准。起早摸黑地弄个两大 桶来卖,不过也就整个十来块钱吧。而这磨,乡下人大多是舍不得用电的,几乎都是人工推出来。

文华家里靠近冬民家,但不在镇上。前面就是老 虎坑长坡了,每次走到了这里,石头便格外的兴奋,因为无须脚力,车子便如飞一般。那不过几十秒的时间,当风将衣襟往后带,稍微有点长的马桶盖也跟着竖起向 后的时候,石头便把自己想象成了古战场上鞭打着骏马挥戈冲杀的将军。突然,前面有堆超大的牛粪,石头赶紧一边转向一边捏刹车,车子不期然的也跟着“卡”的 哼了一声。NND,链子掉了,这破车!虽然车子已经老得不象话,可是自行车在石头的心里,却一直是一个不可企及的梦想。单车是父亲的宝,买化肥要用它;交 粮也得用它;有时砍柴,也用它;一度为了给石头凑学费与生活费,父亲还踩着它去贩米,卖了给在深山里长年打钨矿的工头——这里是世界钨都。车子真是老了, 其中一个脚踏板也没了,只剩下一截光轴。

读书时,石头就是连这样一辆老爷车,也不能拥有。每次周末,石头要不是从70华里外的县高中走路 回家,便是借了家住县城的同学单车骑了,之所以偏爱《平凡的世界》,就是因为孙少平也有类似的经历。及至高三那年,英子有了自行车,为了一起回家又不让同 学笑话,英子每次都要骑着到县城郊等石头。骑着英子的自行车搭着英子回家,这是石头最幸福的时光;当然,每次上了老虎坑的长坡,石头又得走一段路,因为再 走不远就要到家了,老王头可不是好惹的。后来看电视里头,见富家公子哥不开汽车,偏偏装模作样地找辆自行车搭了出身贫穷但模样清秀的女主角到野外兜风,石 头就要在心里骂:“这就叫浪漫?要说这也浪漫的话,俺可比你不知多多少回浪漫了!”唯一的遗憾,是英子始终没有象电视里的女主角一样,敢抱着石头的腰。英 子,俺石头将来一定要开着汽车来车你,好还你单车的情!

幸好没闯进牛粪当中!石头弄好链条,心里嘀咕一声,又骑上了。到了文华家,敲半天门,没人应,好心的过路表嫂说:“你找文华啊?他在镇上邮电局对面的建筑工地上工哪,他爸妈也一早就下地了。”

谢过表嫂,石头掉头望镇上而去。诸位看官不要误会,这表嫂可不是真的跟石头有什么亲戚关系,而是江西历来见人有表称。年龄相近,问个路什么的都称了老表,见了年龄略大自己的妇人,也就自然称表嫂。故在全国各地,一说起江西人都称一声“江西老表”,那个热乎劲,没得说。

说是镇,也不过是与国道成丁字形的一条几百米长的水泥街——邮电局对面的工地,好找。

大 喊一声“文华”,就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从工地的一个棚子里跑了出来,头发有点长、有点乱,大凡在工地干活的人,谁还顾得上梳理这些个细节?那就是文 华了,呵呵,腰上还系着条煮饭的围裙。“啊?石头来啦!”一见好朋友,彼此都是格外的欣喜。石头后来在E城,不知道交了多少朋友;但石头后来一直郁闷,为 何与在E城的朋友可以一起喝酒,可以一起找女人,却偏偏没了在家的日子见着文华与冬民时的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欣喜呢?

一说明来意,文华 高兴死了,“那感情好,这工头老谢是我师傅,我们这正缺人手呢。你明天带上换洗的衣服只管来就可以了。回头我跟我师傅打声招呼。我还得做饭哪。”一听说文 华在做饭,石头架好自行车就跟文华往工棚里的灶房走。这农村的孩子,无论男女,哪个不是自小就开始学做饭?饭早就在铝锅里“毕剥毕剥”地蒸着,文华要开始 炒菜了,石头帮着架柴火。只有一个菜,南瓜,囫囵翻炒几下,撒上盐与辣椒,再倒上一大瓢水,“咕嘟咕嘟”就成一大锅了,看样子吃饭的人可不少。菜少不要 紧,要紧的是不能没有辣椒。这赣南的农村,早上是不兴吃什么馒头豆浆、或者面条点心之类的,要干活,就必须吃饱饭。

“最近还写诗不?”石头冷不丁给柴烟熏了一下眼睛,一边忙不迭地揉揉,一边问道。
“诗人要写出好诗,得经受生活的洗礼,老了再写吧。”文华铲着南瓜的样子,如果一下子有个工友闯进来听到,一定以为走错了地,这说的是哲学啊。

短工有了着落,石头也把心放了下来。估计冬民这时也该在他舅舅的五金作坊里,今儿个就不去找他了。“一起吃过饭再回去吧。”“不了,我要赶紧回去。”石头撒了个善意的谎,因为石头知道,做人家徒弟的文华,这饭菜可是要计数的,自己不能给兄弟添乱。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