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柳如影(纯属虚构)  

2008-04-20 03:37:51|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如影(纯属虚构)

 

和尚死了,得忧郁症死了。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意外。柳如影这名字是和尚为我取的,我明白他的意思,希望我如影相随。可是和尚不知道,俺早就已经心有所属,于是,和尚原本就到了晚期的忧郁症越发厉害起来了,于是,他终于驾鹤西归了。

 

和尚死了,我没有悲伤,因为我知道,他终于解脱了。

 

记得他跟我说过,他早就认识我了。我说,不可能,我在西子湖畔,你在南岭脚下,你从没有来过西子湖畔,我也从来没去过岭南,你怎么可能认识我呢?他说,今生我们是没有见过,可是前世,我们是一家人。人很多时候都一样,今生貌似不认识,但总是有可能,前世有关系。我立即反驳说,那照你这么说,应该人口不会增加才对,这样往复投胎转世,才有可能保证还是那些人,不过换成了不同的肉胎而已。和尚悠悠地叹道,哎……难道你没发现当世的物种,正每天十以万计地消失吗?不管动物或者植物,当一个物种消失的时候,就投胎成一个人了。

 

我目瞪口呆半晌,才晃过神来,这和尚,这也能解释得通!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于是又问我,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这一下子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是用围棋计算出来的!我的天,用围棋也能计算出来这些么?

 

其实,每盘棋就是人世的一天,有多少盘棋,就有多少天。人类至今没法重复一盘相同的棋,这是因为,人世的每一天永远不会重复。

 

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叫陆秀夫,你就叫柳如影。1236年,我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父母很疼我,不让我干任何的活路,却一定要我读书。而如影你,就住在我们隔壁。母亲上山打柴,你最喜欢跟着她去;因为我母亲总是能唱些好听的越剧。慢慢地,你也总喜欢往我家跑,并帮着我磨磨墨。每次你叫我哥哥,我心里边都象看见临安的春柳,暖洋洋的。那时候,我们家都在江南京口。村里面很多的成年叔伯都被招去打元兵了,如影,你的哥哥也一样,去了北方前线,但却始终不见回来。因此,你从心底里把我当成了你的亲哥哥。我也一样,能有你这个妹妹,是我前世的幸福。

 

19岁那年,我考取了进士,文天祥与我同榜。那时候,你也已经16岁了,母亲说,如影是个好姑娘,我已经私底下问过她可愿意嫁你,她倒是爽快地同意了,就差你爹去下聘礼了。我心里没底,真的,妹妹,我心里也是一百个愿意,但是,元人不退,何以存国,国如灭亡,何以为家?于是狠心地跟母亲说,我还不想成家,我想先做番事业出来,再回来娶如影。

 

书桌上有封信,是镇守淮南的制置使李庭芝大人写给我的。他希望我到他的幕府任职。我愿意去,因为当时的淮南是天下贤能之士聚集的地方,有小朝廷之称。那天,当我怀揣着李大人的书信,背着行装,骑上家里的瘦马出发时,你就站在我家里的院门口。阳春三月,细雨濛濛,你的长发已经湿了。你可知道,那一刻,我的心里已经在下漂泼大雨,我怕看到你纯如软玉棋子的眼睛。我想想,又下马了,回房间里找出我经常与朋友对弈的围棋以及一本自己写的棋谱,交到你手上时,记得当时我跟你说:妹妹,等我,等我打完元兵,一定回来,我要跟你下一辈子的棋。还要带你去西子湖畔还愿。今世不行,那就来生。你不做声,因为你的眼睛里只顾着在扑溯溯地流泪。我不担心你不认识棋谱,因为闲暇之余,我早已经教你认识了不少字。我不顾父亲母亲就在身后,突然使劲地把你搂在怀里,轻轻拍了拍你肩膀,然后,我转身头也不回地骑着老马跑了。我不敢回头,只听见你在背后喊:哥哥,一定要回来!

 

李大人向来礼遇有才能的人,是以幕府之中,能人贤士不在少数。但也有很多人,其情并不在于富国强兵,抗击元兵。每每笙歌燕舞,酒酣之际,总是纵情声色。其中就有个家伙,名唤南剑,论文章,倒也总是词章委婉动人,如其写就的一部桃花劫,就引得一时临安纸贵。世人于是送了个绰号给他,唤做江南第一剑。但我不喜欢的是,这家伙太能喝了,却又每喝必醉,每醉必然手舞足蹈,而后又写些艳词让歌伎吟唱。我对酒向来不敏感,于是拒绝饮酒。有次他举着酒杯到我面前,非要逼着我喝,我断然拒绝,他不甘心,于是笑我道,你不喝酒,莫非是女人也不喜欢?我冷然答道,是。他大笑数声之后,道,莫不成你想做和尚不成?众人皆笑着附和他,从此,和尚倒成了我的绰号了。

 

和尚就和尚吧,我既非出家人,权将和尚解为中和为尚吧。看着众人醉生梦死之状,我是越发不想说话了。非我不能说,是说了亦无趣,尤其是与南剑此等雅士。大家都当我怪癖,也慢慢与我疏远起来。所幸的是,李大人深知我的性情,慢慢也就尽量避免我去参与这些酒会歌舞了。但李大人棋瘾很大,隔三岔五的,总要让我陪他下上一局。

 

一日与李大人对弈,他突然问我,何为棋道?

棋道即和尚之道。我笑答。并非我想语不惊人死不休。借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说法,佛教在当时,实在是兴盛。我平时,最喜欢用禅机来答问题。

 

何为和尚之道?李大人继续问道。

 

和尚之道,唯戒耳。戒声、戒色、戒酒、戒歌、戒乐、戒舞……俗事戒得越多,方能专心于棋道。国之棋道,今元人之祸,无异于棋一枰之上对手用强悍手段犯我边境、屠我大宋子民、掠我猪牛财宝。不能专心于国之棋道,何来中原安定?故如是说。

 

善!从李大人慈爱的眼神中,我看到了鼓励。我也越来在李大人手下,担负起更多的责任,一直做到主管机宜文字。

 

该来总归回来,天底下没有不散的筵席。1275年,元兵又来了。首当告急的,便是李大人所在的两淮地区。南剑等人,终于吓跑了。后人无知,以为江南第一剑仗剑天涯了。每听闻于某地扛着粗陋兵器抗击元兵者,皆广为传诵。有一天,南剑突然回来了,举着到处是缺口的剑身,向李大人陈词,主公,当初我并非弃你而去,而是国难当头,不想在这里当缩头乌龟啊。最近一次,我在前线附近一个村庄里,遭遇元兵,自率当地村民,奋勇抗击,后有将军率兵前来相救,元兵方退。不幸全村村民,幸免者无几,小人剑破,也侥幸捡回一条性命。而今,四处皆是元兵,特回来助主公一臂之力。

 

主公知其无有可走之处方回来,也不说破,只是打趣道,看来,你这江南第一剑名士,该改名为破剑了。南剑讪笑而退,我无有可笑之处,愈发沉默。江南第一剑也好,破剑也罢,国破才令人悲伤。

 

次日,李大人问我:你为何不走?因为我专心棋道。我轻言相答。李大人抚我肩膀良久,末了长叹,看来,你该走了,该去一个更能施展你的才华的地方。

 

我大惊,主公何出此言?

 

在此风雨飘摇之际,疾风方知劲草。朝庭更需要你啊。我长跪流涕不起,心中暗道,大人啊,我走了,何人再陪你对弈?等稍解元兵对两淮之围,李大人即派人将我送至临安,几年之后,我已经出任礼部侍郎。

 

这是怎样一盘棋啊!到处被人分割、包围、打入、挖断、远交、近攻……本以为,既入朝庭,当能对元兵有更大作为,却不料,国事变得更加无可奈何。想跟在李大人身边的时候,至少还能在局部打击元兵;而如今,叛贼吕文焕竟然认贼作父,不但引着元兵顺着长江而下;更气人的是,沿途吕文焕的旧部,竟然闻风而降!

 

又丢了一个角,孙虎臣溃不成军;又死了一条龙,贾似道兵没鲁港;又弃了一条边,夏贵2500艘战船惨败长江……我已经不忍心再下下去了!俺空有一腔报国志,却受制于小人王熵、陈宜中。如果真是现实当中的一局棋,无须被别人制肘,我自当尽心尽力,任世间喧闹而不置若不闻。

 

又是经年,听说,元兵已经到了临安城内外。这城里的官,能躲的都躲起来了,能跑掉的都跑掉了,大殿之上,昔日满朝的文武大臣,今儿个只剩下几个人。右丞相文天祥还在努力,我辈当中,让我能当成知己的,也只有他了。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苍天哪,为何这棋局之上,处处打入,处处不活?处处奔走,大龙处处独眼难活?想当初意气风发离家至今,已经是二十年有余!我的如影妹妹啊,你可知道,我无时不刻都在想念你!

 

从临安到福州、又从福州到井澳、再从井澳到崖山,我与祥兴皇上,已经无路可退了。来吧,宁为玉碎我也不为瓦全!我已经43岁了,可怜皇上只有8岁!面对如潮水一样涌来的元兵,我先把皇上放在地上,然后长跪着说:“先皇德祐受别人的污辱已够了,我们可不能再受这种屈辱。让我们一起走吧,将来我还做你的臣子。”小皇上很镇静,一点也不哭,任由我将他绑在我身上。别了,我的大宋国!别了,李大人!别了,生我养我的父老乡亲!别了,我的如影妹妹!大海,我们来啦!当我与小皇上的凡胎浸入海会的那一刻,我的灵魂端坐于云际,我在找你啊,我的如影妹妹!

 

你也老了,你早应该找个人家嫁了。感谢你年年岁岁,清明、七月十五,还去帮我照看我父母的坟茔;感谢你每个月的初一十五,还为我双亲的像前供上干果香烛!人生如梦,世事如棋。我终我一生,还是未能够回去与你对弈,这一生,是我欠你的啊……

 

就在我在去重新投胎的路上,同样的孤魂野鬼告诉我,在我死前20天之际,文丞相在元人的狱中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句子。我又一次悲从中来,世人都知道我用丹心为国家照亮了汗青,可否有人知道,我还想照亮我如影妹妹的心啊。

 

断断续续,听和尚讲古,我权当故事来听。听完这个故事,我突然决定,我要拒绝和尚给我取的这个柳如影的名字。听到我的拒绝,记得和尚当时也没说什么,等了老半天,他才冒了一句话出来,我相信,当我离去的时候,你会用这个名字的。和尚说离去,我原本以为象云一样渐渐离去,却没想到,和尚这么快就永远地离去了。我一点也不意外,是因为我知道他终究会老去。我一点也不意外,是因为我还知道他早已经被忧郁症所困,每天的每天,痛苦万分。我一点也不意外,更因为我以为,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个尘世,他的文字当中,始终让我觉得有如一缕古卷旁的青灯余烟……

 

和尚啊和尚,你就这么离去了么?突然想起,这临安,不就是今天的杭州么?他说在西子湖畔与我不管来世今生有约,那就是了。

 

柳如影,柳如影,想着和尚的死,我一边在心里默念着他为我取的这个名字。我知道了,和尚,为何你给我取柳如影这个名字了。阴差阳错,你以为,南宋时是你和尚辜负了柳如影,所以这辈子,你要为我取个柳如影,为我这个心已经有所属的女子取这个名子,目的就是为了还一个几百年前的愿,让我也负你一回!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