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我爱高跟鞋(纯属虚构)  

2008-05-20 23:36:34|  分类: 小说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高跟鞋

 

我喜欢高跟鞋,就像喜欢帅气的男人一样。志明后来告诉我,他喜欢上我,也是因为我的高跟鞋。每次见到我,总能发现我穿的高跟鞋与众不同。志明没有更多的形容词,只有一个翻来覆去的与众不同。我知道,他是没好意思往下说。男人口中的与众不同,其实都是一样,无非就是穿出了性感,而且是千娇百媚的性感。东方人的语境习惯,性感一词,总是难得从男人的口中当着我的面说出来。要让一个男人死心踏地的爱上你,就得让他觉得你性感,而且,还要让他明明喉咙里痒痒的,却只能假装对你敬若观音菩萨。如果一个女人只能做到其中的一面,无疑是失败的。因为前者只能让你得到粗俗,后者只能让你得到古板。

 

志明是做软件开发的,不善言词;而我,却总能想些鬼点子捉弄他。为了考验他到底是恋上了我的高跟鞋,还是真的读懂了我的心思,我使出了一个女人所能想得到的小性子,让他爱得如痴如狂,又恨得稀里哗啦。辟如,我会让他亲我,却决不让他越雷池一步。说实话,我也很迷恋他亲我的感觉。他从不抽烟,嘴里不会有任何的异味。开始的时候,他会慢慢将手指伸进我的头发当中轻轻地摩挲,而后用舌头轻触我的耳垂、后颈窝。等我软蹋成了一堆烂泥,他才开始将舌头轻轻伸进我的嘴里,并灵活地寻找我的舌头……那种感觉,无法言喻……

 

我在冰箱里准备了一大堆喝的,每次到关键时刻,我就突然从枕头下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冰汽水往他脖子上浇,或者,一拉设在某个不被他注意的角落的细绳,这时候通常会有一盆水或者一大摞书从房间里的不知哪个方向投向他。他突然变得很沮丧,于是他骂我,苏雅,你真是疯子!我说,我不是疯子,我是妖精!当他一做出要扑过来的样子,我就咯咯地笑着满屋子疯了般旋转。完了再拒他于三尺之外坐好,一本正经跟他谈苏格拉底,或者逼着让他证明先跑的人永远比后跑的人跑得快这样一个古希腊文明当中的经典辨题。看着他瞠目结舌答不上来的样子,我很得意,你以为,本姑奶奶只是一只性感的小猫么?

 

志明从不跟我买高跟鞋,说实话,他做小程序员那点薪水如果给我买一双高跟鞋,那个月他肯定不到15日就要到处打秋风了。偶尔他会跟我提议说,我去给你买双高跟鞋吧?我心里边立即就有了感动。我也有世间所有女人共同的毛病——只要感动就够了,哪能真让自己爱的人去花他力所不能及的银子呢?

 

平常看起来,我只是一个地产公司的小职员。其实我很享受这种工作环境。永不落伍的职业套装,装修得时尚的现代办公空间,中产阶级以上的客户,俊男靓女的同事……这一切,岂是同样或者偏高薪水的公司或者工厂职员所能相比的?我像同事一样,脸上总是带着职业的微笑;但我又跟同事不一样,因为黑色大理石的墙面,偶尔总让我看见一双若隐若现的深遂眸子。我快乐吗?未必。我忧伤吗?也未必。我不想去想那么多,因为我毕竟还年轻。

 

与同事的不同,终究还是被志明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了。那天,他无意中闯入我的博客,发现我竟然能写一手他认为惊为天人的文章。记得他当时对我说:你怎么还会写文章呢?我的天!我说,我不想做你的天,只要你做我的天!他呆呆的看着我半晌,好像从来就不认识我。末了他又说,我怎么总感觉把握不到你的心呢?!

 

我不知道这话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更多的是当时以为自己又获得一场精神上的胜利。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志明已经从我身边无声无息地走了。你这该死的家伙,你就这样走了么?!

 

我放下了一个现代公主的衿持,到处寻找志明。我打他的手机,回答似乎永远是一个声音:对不起,你拔的用户已关机!我问了一切认识他的朋友,都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样回答我的人,有的带着惊讶,有的带着同情,更有的,带着嘲笑的口吻。我顾不上去品评不同的口感,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找到他。无数个深夜,我将自己的思念变成文字倾泄在我的博客上;同样无数个深夜,我将自己对他的诅咒深深掩藏进自己心底。就像桌子上的台灯,尽管苍白,仍是无怨无悔地将内心的光亮酒在墙上……

 

有时我就蜷窝在被子里,任由泪水将枕巾打湿,一遍遍对自己说,志明,只要你回来,我一定还你一份天真无邪!再也不捉弄你。我只管学了江南的小家碧玉,为你做饭,为你洗衣,为你的忧伤而忧伤,为你的欢乐而欢乐。

 

更多的时候,我白天拼命地工作;晚上,疯狂地加入各种博客圈子,并成了多个圈子的管理员。我要让自己紧张起来。就像穿上刚好合脚的35高跟鞋,利落的静态,既彰显女人的曲线经典;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朝披着一天晚霞而归的他奔跑过去……

 

相信,最能让男人坐卧不安的就是妒忌。他是知道我的博客的,我就不相信他永远不会偷偷登上我的博客!于是,我天南地北地故意认识网友。每一个加为好友的男人,我都再三研究——没有某个方面出色到令我欣赏而不是礼貌的程度,我是绝对不会加他为好友的。

 

蓝海就在这样的情形下走进了我的视线。其实我也没见过蓝海,只是从他博客里的相片当中,看到了他背后的阳光,还有他阳光般的笑容。不知为什么,蓝海笑的照片极少,大多数时候让人分不清表情。你说忧伤吧,有点像;你说快乐吧,似乎也有点像。他比我大了6岁,因此,我宁愿相信,他不露声色的表情背后,写着的是是人如其名的深沉。当我打开他一篇篇的文字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了。我在怀疑自己的眼睛,面带阳光的他,内心世界里为何有如此之多的忧伤呢?经常的经常,我都要不由自主地陷入蓝海在文章当中构造的氛围,那是一种欲语还休的痛、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凄美。天,那种情绪,竟然与我对志明那绝望的思念如此吻合!

 

蓝海的文字,极少像大多数写博客的人一样,只管倾诉自己的心情。他将自己的情绪溶进了他的散文、诗歌、杂文,更主要的,是他的小说当中。我不难发现,他在躲避,但我不知道他在躲避什么;我也不难发现,他的小心翼翼,但我同样不知道,是什么令到他如此的谨小慎微。有人说过,一旦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了好奇心,这必然是一个故事的开始。对于这一点,我是不承认的。

 

很快,我们互加为好友,很快,我们开始了在QQ上充满禅机的对话。

 

海哥哥还不安寝吗?

妹妹不安寝,我如何能安寝?!我得盯着,妹妹那举世无双的媚眼,又颠倒了哪路众生。

 

我哪有媚眼啊,眼镜比瓶底还厚。

我想象的,也许是眼镜反射了太阳的光辉,一下子,迷乱了无数的眼神。

 

哈哈……

 

在对话框里打完这个哈哈,我敏感的心突然接收到了一个信号,那是蓝海火辣的目光。蓝海的回应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在笑我,其实轻松的文字当中满含着细腻与试探。我有点犹疑。尽管我喜欢他的文字,可是,我压根就没想过我会在这个时候掉进另一个男人的温柔陷阱。

 

就在我思量的空间,蓝海又打出了一长串的文字,那是他的电话号码、工作单位,以及他的真实姓名。

 

为了让妹妹不把我当成诱拐良家少女的坏蛋,先向妹妹报备一下。

 

我慌了。我知道,他开始了看似最柔弱、却是最强有力的进攻!一般而言,无论男女,谁愿意在认识不久就将自己的详情向对方和盘托出呢?他这么做,无疑是在向我表达一种强大的自信——他喜欢我,因为他信任我,更相信他能俘获我!

 

而我,没有任何的准备!仓皇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说,我知道了!但对于自己的真实,却没有只言片语。我没有顺着他巧妙设定的逻辑——他先告诉我关于他的一切真实,我必然应之于真实。此时此刻,我分明看见他忧伤的心抖了一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我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在他的文字当中,我早已经发现,他洞察秋毫的眼力。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这样问他,我想变被动为主动。太多的人在QQ上宠着我、顺着我,从来就没人给我如此大的压力。对,这是一种无言的压力,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他平静的外表下,如火山暴发前滚烫岩浆般的蠢蠢欲动。我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因为我的心中,塞得满满的仍然是志明的影子。

 

我喜欢穿高跟鞋的女孩子。天哪!我的鞋柜中,可是有几十双高跟鞋啊!难道,这就是传说当中的丘比特,不用瞄准也能一箭穿透对方的心?

 

镇定!我心里拼命地喊着,一边复了个看似轻描淡写的哦?

 

因为穿着高跟鞋的女孩子,像我这般老气横秋的家伙才能够更容易追得上!

 

哈哈……打出这两字的瞬间,我在蓝海看不见的屋子里,在连着蓝海终端的网络那一头,真真切切地暴笑了一回!我才不管失了女孩子的风度哪,反正没人看得见。虽然,蓝海这个回应是一个老套的幽默,但我还是暴笑了。这是蓝海式的聪明。既给我压力,又在我被压力逼得手足无措的时刻,突然让我从跳楼机上跳下来——让我没有倚靠,无处躲藏,只能听天由命!

 

这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啊!不行,看来我得明说了。

 

海哥哥,我不能接受你!我豁出去了,蓝海挟风雷而至,又在我面前堆起五色的云彩,我偏穿云彩而过,揭开那一层只能挡住我的眼睛,却不能朦胧他眼睛的窗纱。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种……蓝海没有回复。哥哥啊,你是在心里痛么?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残忍。斯人已去,何苦又要拒绝突期而至的幸福?可是我不能啊,哥哥,我还在期望某一个阳光的午后,志明笑眯眯地提着一双斩新的高跟鞋,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哪。

 

那一夜,蓝海悄然下线了,留下一缕幽怨,让我食之无味,弃之却又不忍心。我这是怎么啦?

 

每天上班或者外出,我都要换上绝不在半个月内雷同的高跟鞋。高跟敲打在地面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昂扬的激情在暴裂中脆响。你说我在炫耀么?不,我在掩盖自己的忧伤。就在那一个午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是我魂牵梦绕的志明的电话!MY GOD!一听到他的声音,我已经顾不上脚跟的颤抖,也顾不上手心里的汗,我欣喜若狂!

 

苏雅,我已经结婚了!你还好吧?那头,依然是温厚、包容、儒雅的男中音。

 

可是,我却发现,时间突然就凝固了。大脑一片空白……直到深夜,我都坐卧不安。志明,我的志明,你就忍心这样离我而去么?我翻出了我整个的鞋柜,一双又一双地换,就像在参加一个盛大的高跟鞋PATY。我笑着,我流泪,我轻轻吟唱,我自问自答;我踮起脚,我抱起枕头,我放起了《友谊地久天长》,于是,我在屋子里跳起了轻盈的探戈。如果你是一个看客,你一定能看见在一个挂满水晶灯的大堂里,白雪公主正与他的王子志明双双起舞,那是舞池中最令人羡慕的一对啊。王子深情、公主迷离,四眼相望,转身的瞬间,从落地玻璃中向外看去,耀眼的烟花激情四溢……而当王子弯腰、公主伸腿翘向天空的时候,大伙看见了一只漂亮的高跟鞋。可是,屋里屋外,灯光突然熄灭,音乐随之戛然而止。是恰好一曲终了了么?

 

窗外,早已经变得静谥。我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网页,登上了QQ。写着蓝海的企鹅,立即不停地跳起了舞蹈。

 

烟头烫在手上,疼痛却在心里,我已经过了可以疯的年纪,所以只好在这里胡言乱语,知道你此刻不会有反应,所以这会儿俺才敢肆意挥洒我的情绪。明早你若问我,我会答,那是俺梦游的声息……

今晚,我没有去吃饭。从下班到现在,我就守在电脑前,怕你回来,第一时间找不着我,所以一刻也不敢离开,看电视也将电脑抱在胸前,上洗手间也是快跑回来……

 

对不起,是我给你太大的压力。苏雅,我将不再逼你,只是希望,你还能在QQ上陪我对对禅机。世上有些事情看来真是没办法,事业我们可以说奋斗,女孩子如果拒绝男人的追求,再奋斗就成死脸赖皮。……

 

我又哭了,紧接着,我又笑了。因为我擦干了眼泪。我赶紧复了过去。

 

你怎么这么傻?赶紧去找点吃的。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你让我让哪找东西吃去?在感情面前,任何人的心思都无法左右,《牵手》电视剧中的老班长就是悲剧。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呵呵,想什么?其实你真的很好,只是我心里已经冷了,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好。

因为你对自己的完美追求,原来我也跟你一样,不肯让自己心里受委曲。经过了才明白,适合就是最好,梦里寻她千百度,她就在不远处。无须想得太远。

对啊,或许你身边也有值得你爱的人,而你的眼睛却错过了眼前的风景。

我有时候,做的事情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如果你不知道我的年龄,如果不知道我现在的工作,一定会以为我是个毛头小青年,人却永远无法回到从前。我知道,蓝海在说他自己,可是,这样的话何尝不是在说我?

 

我一直在反省自己,我的另一半,具体要什么样子?我不需要她倾国倾城,不需要她月入斗金,只要她能读懂我写的文字,也能写一手让我读懂的文字。确实不少人写得好,但总是缺点什么,有些过分婉约,显见得心灵柔弱。有些执着于身边的琐事,显得情绪不能自已。旷达的性格、细腻的文字,恰好集于你一身,我用研究人十几年的眼睛观察,用我通于人情世故的心灵去感应,用自己中文积淀而成的厚重去碰撞,才终于发现了你。

呵呵,你太高看我了。

我没有看高你,而是看明白了你。我就这里看着你,无助地躲。你的心情不能平静。你的他已经离你而去,可是你仍在我面前强颜镇静。你的自尊欺骗了你。你不甘心,你明知道无望,但你仍不肯接受现实。

我知道,这需要时间,更需要机会。我找你的时机不对,正如你曾经说过,你心已冷。我相信这是你的真心,只是自己不愿意面对而已。我心里明白,所以心里才越痛。我甚至连发脾气的权力都没有,我只能自己伤自己。你痛,我在背后看着你,我痛,只能自己看自己。看自己的同时,也在笑自己。这算啥呢?我抽了一晚的烟。嘴里早已经没有了味道。

呵呵,不要这么说,好女孩子很多的。我自己那么细腻,偏偏就遇上了一个这样粗心的男人,是命吧。我又开始伤感了。我不得不承认,蓝海,确实将我看得很透。

你现在的年纪,要让你明白我现在的心情,那是一种奢望。我经过了你那个阶段,所以像站在城头看城下的你,看着你无助,看着你悲伤,却无能为力。现在硬逼着你转过身看看我,就是转过来也是勉强。而我站在城头,唯一能选择的就是跳下去,用一个更大的悲伤去填补你的悲伤。蓝海没有骗我,我相信。我相信他的经历对我来说,永远是一个无法企及的谜。

我不是很懂的爱别人,我比你更绝望,爱是骨子里的毒啊。你别放弃,转过身还有别的的风景。怎么就看到我这片快枯的叶子了呢?

没错,到处都是风景。就像城市里的房子,以前一直看到的都是别人的风景。我只想有自己的风景,可是这早成了奢望。

你的风景或许站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转过身,换个方向,或许就看到了。希望你幸福,真的。

你这片叶子的枯,并不是真的枯了,而是暂时被遮了阳光。我已经走了太多的山路。你如果来劝我,就像一个孩子面对大人的善意,背后是苍白和无力。

呵呵……我也知道。我感觉自己又要陷入他四面而来的压力重围了。

我劝你,就像看着一个倔强的孩子,无何奈何看着她硬要选择一个死胡同。你以为这是凄美,事实这却是一阵烟雾。风过的时候,一切都成了虚无。我走过了这样的时光。所以看得真切。可是苍天也不眷顾,等到烟雾散去那天。我也已经油尽灯枯。

 

或许等我明白那天也是红颜老去。可我不想回头。呜……我这是死鸭子嘴硬么?

为赋爱词强说愁,愁上西楼,云归处。我已经看过也经历了太多的分分合合。我不能这样去评价你。可是事实如此。我不再劝你,我心里也真是累了,越想轻松,偏越是沉重。也许,我们都活在自己悲伤聊以娱己的空虚里。

 

海哥哥,可是我就是喜欢他。明显,我在狡辩。可是我顾不了这么多。我已经伤害了自己,但我不能用一个已经被自己伤害的自己,再去伤害蓝海。说实话,我们的对话不能细究。说完之后,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在说些什么。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发现这在点,在网络上与人谈话,可能是天南地北,貌似热闹,换来的终究不过是烟灰缸里的烟头。面对蓝海藏在文字当中的凌厉,我能够易守为攻么?

哥哥,我喜欢高跟鞋,喜欢不停的占有。每当遇见那些美丽而不管舒不舒服的鞋子,都让我猎艳的眼睛,深情地诠释了什么叫一见倾心。这分不甘平淡的内心躁动,更满足了我刻意疼痛的刺激。遇见志明,让我稀罕的爱情,又过了一次盛况空前的狂欢之夜。可是哥哥你,尽管你让我觉得安全,尽管你让我觉得才华横溢,可是,你却不能让我激动起来。

二十世纪3040年代,露趾的高跟鞋被视为不雅。期间,潮流杂志曾唾弃这崭新的鞋款,认为当众露趾露跟缺乏修养,然而面对女性渴望解放的欲望,高跟鞋义无反顾地更加高昂的敲打在地面上。50年代的钢钉技术出现了今天女人们又爱又恨的尖细鞋跟。当年玛丽莲梦露,因穿上由 Salvatore Ferragamo 设计的金属细跟高跟鞋而一举成名。一个不修边幅的女人可能会穿旅游鞋、拖鞋,但穿高跟鞋的女人绝对精神。

 

高跟鞋是孤独的,因为它总是默默支撑起女人的娇艳。高跟鞋又是骄傲的,因为它总是吸引无数男人艳羡的眼睛。哥哥,你明白为什么我不能接受你么?因为你总是如坐云端,沉静得足以扼杀高跟鞋的生命。

 

……

 

蓝海没有打断我,他在静静地听我讲述心中的畸恋。对不起,海哥哥,我爱的就是高跟鞋。


  评论这张
 
阅读(131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