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我评弈城魔教2008年9月征文  

2008-10-21 14:01:06|  分类: 荒园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评魔教20089月征文

 

 

引子

 

原本答应盈盈来参加此次征文的,可惜的是我的时间确实太紧(我已经很久没有怎么上弈城论坛了),只能说声抱歉。万万没想到的是,又被她拿刀架在脖子上押来做评委。而且仔细阅读征文的要求,更让我哭笑不得,因为基本上是没有要求。没有要求的评论,让我备受煎熬。

 

另外,一直都以为自己很年轻,年轻的人被押着来做评委,这让我惶恐。大多数时候,都是让别人来评论我,啥时候我也成了评委呢?想不通,所以不想了,所以煞有介事地开始评了。

 

名次

标题

作者

发布日期

得分

10

过节了,回家了

各回各家1

2008/09/23

1

09

想念一个人

魔教二锅头

2008/09/07

2

08

...

魔教破刀

2008/09/13

3

07

或终点,或起点

蜜雪仙子

2008/09/06

4

06

做一回情人的领导

魔教黑木崖

2008/09/18

5

05

姐姐的一个谜语

魔轮

2008/09/20

6

04

 读吴思<<潜规则>>

君爱

2008/09/24

7

03

月下楚歌

拔剑四顾

2008/09/21

8

02

母亲

魔教黑木崖

2008/09/21

9

01

天蓝蓝

指冷

2008/09/10

10

 

第十名:《过节了,回家了》,作者:各回各家1

 

严格地说,这是一篇试验体的文章。有朋友曾经笑谈过,一篇文章是否能称之为文章,就看你能否在让人看不懂的情况之下,还能让读者继续瞎琢磨。我以为我琢磨明白了作者想表达的意思,但我想作者肯定要说——其实你根本就不懂。因此,我要非常严肃地给这篇让我看不懂,但又让我看完后继续瞎琢磨了一会的文章,一篇标点符号的使用能让小学语文老师撞墙的文章投上坚定的一票。

 

第九名:《想念一个人》,作者:魔教二锅头

 

生活当中,我们总是有太多的漠视。文中写道:岁数大了,便有了一个毛病,常在深夜之中燃一棵烟静静地想一些认识的人、一些经过的事。前些日子又想了,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我见到她时已经70多岁的老太太。……妻对我说:那老太太已经走好多天了,现在是她儿子在做,味道大不如前。心中不由恍惚……”这放在开头与结尾的话摆在一起,便有了整篇文章的脉络。具有人文关怀精神的人,往往从琐碎当中找到感悟,由此人生变得有滋有味。——为作者内心的温厚而感动。

 

第八名:《等……》,作者:魔教破刀

 

整篇文章,尤如一幕话剧,把一段青涩而朦胧的感情写得很细致。让人稍嫌不足的是,作者对标题与文章主题思想的关系似乎把握得不够到位。我的意思是,主人公似乎并没有如题所说,在什么。一如崔护的《题都城南庄》中描写的场景: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因此,不如直接取名为馄饨来得合适。打油曰:去年今日此摊前,半碗馄饨见笑颜。错过笑颜怅然意,馄饨无味思乱弦。(与笔者共同探讨。)

 

第七名:《或终点,或起点》,作者:蜜雪仙子

 

放一曲古筝,低吟文字,作者被爱灼伤的心事,一如清澈的山泉,汩汩从山石天然构筑的溪槽中溢出,似无声,似有声……女子最美的,莫若有着一腔柔情。更难能可贵的是,此情一点也不忧伤,让人甚觉美好。题目尤其妙,或终点,或起点,这已经有点大智若愚的哲学意味了。

 

 

第六名:《做一回情人的领导》,作者:魔教黑木崖

 

徐帆演的《一声叹息》与《结婚十年》,诠释了很多人婚后的无奈。而透过作者洗练的笔触,一段幸福的婚姻意趣横生的落入我们的视野。期望天底下的有情人,当以此为榜样;祝福作者,更祝福有此经历的天下有情人。经过了,所以固执地认为,要如作者般幸福,须要有一颗如作者般包容的心与一双善于发现生活之美的眼睛。

 

第五名:《姐姐的一个谜语》,作者:魔轮

 

那段天下一片军绿的岁月,似乎已经模糊。看完作者的文章,一下子又勾起了很多的回忆。那时大都很穷,那时大都很苦,但是大家在精神上,却总是如此地显得富足。这段岁月的印迹,注定要成为很多人的精神财富。尽管整体铺排稍嫌凌乱,仍然无损把姐姐的音容笑貌及无怨无悔的背影清晰地勾勒在我们的面前。有意思的是,作者在文中明明讲的是姐姐的故事与谜语,却偏偏取了个姐姐的一个谜语这样的题目,没奈何,权当是作者故意给读者的一个谜语吧。

 

第四名:《读吴思<潜规则>》,作者:君爱

 

我也是读过吴思先生的《潜规则》的。记得有书评这样评价吴思:如果当代能出思想家,则吴思是最有可能的人之一。这足见吴思先生思想的深邃。作为一篇读书感言,君爱用他一如既往的痛快淋漓的笔触,让我们同样感到痛快淋漓。文章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简约中见繁华、平易中见深度。如果你有与君爱一样的眼界,你会看到一个大出平常无数倍的胸怀。这个胸怀里饱含着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悲愤!

 

第三名:《月下楚歌》,作者:拔剑四顾

 

作者如长江之水绵延的气势,极为准确的诠释了楚地、楚人粗犷与细腻的完美结合。写这种文章,最怕的是无病呻吟,一不小心,极易走入个人心事的窠巢。这让我想起Beyond乐队,英年早逝的主唱黄家驹在生前有次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是年轻人的偶像,所以我们决定不像别的摇滚乐队一样留长发。更有乐评人士评论他们的音乐:他们将更多的眼光,投到整个地球。困扰整个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人们越来越为自己的迷茫而伤感。四顾此文成功地跳出了这个圈子,以如诗如歌的深情、以跌宕起伏的语调,收放自如地绘出了一幅纵跨古今、横越千里的月下大楚画卷。这没有相当的文字功底,是做不到的。整篇文章,读来朗朗上口,掩卷之余,仍然回味无穷。

 

第二名:《母亲》,作者:魔教黑木崖

 

黑木崖无疑是深沉的,一腔如杜鹃泣血的心情,被朴素的文字深深刻入读者的心里,不忍卒读!爱母亲不出奇,写母亲不出奇,让人惊讶的是,作者信手拈来,字字皆深情的功力。文章用镂雕的手法,细细刻画了中国人足以引为骄傲的传统之孝美德。我的心情,不时被文字牵扯得痛。

 

第一名:《天蓝蓝》,作者:指冷

 

这是一篇不是小说,却胜过小说的纪实文字。主人公天虹的命运,让我看后如饮极品酽茶——浓而不涩、厚而不滑、醇而不艳。整篇文章,让我骨子里的挑剔无从出窍。作者对生活的观察,无疑是深刻而准确的;作者的文字功力,无疑在弈城是足以让人心生敬意的。缓缓展读,我感觉笔者正用一双饱经生活磨难(当然这种磨难未必是笔者自身的,更多是就笔者对人情冷暖的感悟境界而言)的眼睛,在我背后默默地与我一起,看着天虹的同时,更看到自己内心的冷峻及对生活的思考。

 

后记

 

魔教此次的征文,显然是成功的!成功的地方,已经在上文对入选文章的评论当中尽可能做了表述,顺带要说的是,征文中体现出来的一些问题。

 

平心而论,盈盈的《梦里棋缘》亦可入十甲之列,之所以忍痛舍之,缘以对盈盈的观察——过多地执着于风花雪夜。有很多朋友,亦有将我归入风花雪夜派的时候,这通常让我内心警醒。我始终认为,每个人,如果不过分执着于个人的情感曲折,他或她,将会对生活有更深刻的认知。

 

希望菠菜99”不要介意的是,第一眼看到《秋色如画》的时候,我是打算入选的,仔细看过几遍后,终于放弃,原因是里面有诸多的表述,极为不准确。比如对春夏冬秋用水彩、油画、素描与国画的借喻。借喻本身是可以的,遗憾的是因为描述的不准确,导致了借喻的失败,建议认真去了解一下各个画种的特征。而且类似的描述不准确,还有多处。

 

彼岸的《思念住在深秋的外婆》,单看题目,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仔细阅读之后,却让我冒冷汗。如外婆是不喜欢女孩子的,可是她自己没有给自己带来一个男孩,于她的坟头,将不会有一个名叫孙子的人的坟墓。许在几十年后,她的女儿或许也会回到这里,这只是或许,而之后,就不会再有谁能够加入这个大家族。 而那时,他们都老到很老的时候,相聚于有些暗却清凉的地下,能不能为此而生出满心的惆怅?这点我不得而知。只是,打此刻开始,而我为自己生为女儿身感到一丝耻辱,并遗憾。这样的句子或段落,在我看来,感觉到的唯有对笔者心境的担忧。

 

我不过是以我的眼光写下上面的评论,某些对文者的批评,或许让大家感到有点尖刻或者不负责任,这一点,一定请大家原谅,因为,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为了尽可能不流于个人的偏见与情绪,我甚至将以上所有提及的文章打印了出来,仔细圈画之后才开始写这篇文字。我知道,每个为文者,都待自己的文章如孩子,因此,我也尽可能要求自己将心比心去做评论。不足之处,在所难免,谢谢魔教的朋友!

 

 

又补——关于《天蓝蓝》

 

破剑说这《天蓝蓝》简直是意外的惊喜,决不可等同于普通的弈城文章。破剑一直自诩为粗人,所以我也就经常要“顺水推舟地BS 他一下,于是我说:“破剑,与你竟然所见略同,真是俺的不幸。” 破剑又问我,为何只有他、我及韭菜三个人对《天蓝蓝》如此推崇?我沉思良久,复了一句:“有生活的经历,才会有共鸣。”

 

指冷在《穿过黑发我的手》中写道:三十岁后我就一直期翼自己能成为一个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浓郁成熟风情韵味的女人……,又在《忌医》中写道俗语说人是四十岁之前拿命挣钱,四十岁后是拿钱买命,我看我是提早拿钱买命了……据此推算,指冷应当在32-39岁之间。而这,算是与我基本同龄了。有些东西,不是看书就能体会的,一个社会不同时代的烙印,总会因为我们的认知不同而刻上不同的印迹。三个在年龄上相对而言的“老家伙”推崇《天蓝蓝》,也就不奇怪了。

 

因为《天蓝蓝》的缘故,我一口气看完了指冷所有发在坛子上的作品。慢慢地,一个形象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一位略显白胖的大龄青年妇女,素净而利落,指甲剪得很干净,衣着是那种含蓄着优雅的得体,正座在靠窗的桌子一角,面色平静,轻呡一口清茶,偶尔用看似无神实则冷静的眼神瞟一眼街上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不经意间,有极为不易觉察的骄傲晃过眉际……

 

指冷作为如假包换的才女级写手,就她所在年龄层来说,能够靠着兴趣将文字功夫炼至如此纯青的地步,实在是让我惊叹。有个小小的问题,建议指冷留意一下:“老干父母”(详见《母亲》)、“一口乡音却自以为文质彬彬”(详见《天蓝蓝》)、“他象是在娘胎没发育好就直接落了地” (详见《天蓝蓝》)、“一个老洗衣妇” (详见《那些记忆()》)等类似的字眼或句子,往好里说是冷静,往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似乎是笔者不自觉流露出的冷漠与优越感的体现。因为,笔者写的不是小说,更多的是类似于回忆录的散文。我想,以指冷的造诣该会明白我这小小小的期待吧?

 

与指冷探讨之,请原谅我的鲁莽。


附:

九月菊淡 人犹在 作者:樊梦多
河边的故事 作者:西山以西
问渠哪得清如水 千岛湖游记 作者:『蓝精灵』
做一回情人的领导 作者:魔教黑木崖
棋与人生及其他之乱谭 作者:钟输
〓 或终点,或起点〓 作者:蜜雪仙子
想念一个人 作者:魔教二锅头
天蓝蓝 作者:指冷
飞车之旅 作者:浣浣儿
我与魔教 作者:清凉风
等... 作者:魔教破刀
思念住在深秋的外婆 作者:彼岸
五月天灾,九月人祸 作者:日出西篱雨
快慢之间 作者:浣花映雪
父爱如山(1、2、3) 作者:魔教幽澜
我拿什么去爱你_我的魔教? 作者:狂歇
姐姐的一个谜语 作者:魔轮
母亲 作者:魔教黑木崖
拔剑四顾友情投稿《月下楚歌》
过节了,回家了 作者:各回各家1
读吴思<<潜规则>> 作者:君爱
永远地思念 作者:魔教梦影
怀念丝瓜 作者:魔教茶花子
秋色如画 作者:菠菜99
风波亭之风波 作者:菠菜99
你/我/她 作者:魔教破刀
如果…… 作者:魔教黑木崖
月 作者:魔教竹影
梦 里 棋 缘 作者:魔教任盈盈
与魔共舞 作者:黑夜的影子
2007-2008年弈城论坛写手排行――民间选斑素材 作者:没褶的包子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