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那时花开  

2009-11-14 20:3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花开

 

据说我最早的一张照片,是四岁时拍的。女儿有次回老家后再返回东莞,故作神秘地跟我说,爸爸,我在爷爷那里看见你小时候的照片了,那样子啊,胖得胸前的扣子都要绷掉了。说完后,便咯咯地笑个不停,那股得意劲,就象记忆中奶奶养的刚下完蛋的老母鸡。

 

记得小时候穿衣服,最喜欢军装绿与白衬衫了。每年过年的时候,都忍不住要硬着头皮去提醒威严的父亲——记得给我做军装绿的新衣服!在这之前的五六岁,母亲有次给我做了带格子的确良的衬衫,我竟然一把就扔在了地上。再大些到上七岁的时候,好像还没有上学吧,母亲又给我做了西装款的秋衣。好家伙,直到搬出了我平生最敬重的姑父,才勉强穿上去了姑姑家。不过没过多久,我还是死活不肯穿。年幼的我,哪里会知道,就在那整个的年代,全国都是军装绿与白衬衣的海洋。

 

太婆八十大寿的时候,我已经上学了,小叔叔接过父亲手中的枪,去了二炮。全家福当中,我作为嫡传的长曾孙,端端正正地坐在了太婆的膝前。两个妹妹一左一右,坐在爷爷与奶奶的面前。如今看看这张照片,没人不会乐。因为只有我的布鞋似乎是好的,两个妹妹的各有一根脚拇指处露着窟窿。十几口子的四世同堂,向来只有男人才上饭桌,包括奶奶在内的女人们,总是端着饭菜坐在小竹椅或者小板凳上。

 

没有电饭锅的时光,煮饭可是一个麻烦活。父亲三兄弟分家后,我就经常要操持灶台。那是要把米放在大铁锅里,时不时用直角的锅铲搅上一搅煮透,然后用细竹丝编的饭捞捞起沥干,再倒入木头做的大饭甑里去蒸熟。而米汤,就要留在中午当泡饭的汤喝了。米汤还是有很多其它的用途的。比如浆洗被单,比如用来打布粑。布粑,就是找块门板,然后找些各式各样的碎布一层一层用米汤往上粘。晒干后的布粑或者用来做布鞋的千层底,或者找块花布裱在外头做鞋垫。因为总是大米不够吃,难免在蒸的时候,就要加上些红蓍。每到冬天,盼望已久的腊肉终于可以吃了。母亲总是极细致的少少切一小块,然后切得薄薄的做波菜汤。我那一碗,注定是最后起锅的一碗,而且是藏在波菜叶子下有着最多肉片的那一碗。滋溜滋溜地吃完,带着妹妹们就早早到婶婶家蹭电视看去了。遇有停电的时候,不免要找本叔叔以前的课本,就着煤油灯认真“研读”一下万恶的旧社会。

 

看过姑姑们扛着步枪在山上巡逻的样子,羡慕极了。要拥有一把自己的枪,可成了我很长时间的梦想。叔叔在去当兵之前,是学过木匠的,因此家里有他的工具箱。可是大锯太长了,我使起来很不顺手。趁着到街上去卖蓖麻籽的时候,就到供销社去弄了块最短的钢锯片回来,依着大锯的模样,我制成了一把实用的小锯子。偷偷锯坏了好些木板,却愣是没有把枪造出来。不是我太没用,是叔叔的那些家什太不好用了。钉了自己没有几本书的书架,又拆成了箱子。多年后的一天,奶奶得意的跟我说,傻小子,你整的小锯子太有用了。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奶奶从身后亮出了我做的小锯子,天哪,奶奶竟然用它来锯不知哪捡来的钢筋。奶奶说,这就省去买做灶用的炉条钱了。

 

捣鼓来捣鼓去,在香港电视剧霍元甲天下共享的日子,我意外地用叔叔的家什做成了一把剑。带到学校之后,一夜之间引起了全班男生的巨羡。不出一个月,全班的男生都成了背着剑行走江湖的大侠。那时候,已经是小学五年级了。班主任陈老夫子经过微服私访,大吃一惊的发现,我这个向来全班考试成绩数一数二的好学生,竟然是剑客事件的始作俑者。大怒的他毫不客气,五分钟内全部缴了我们的兵器。可怜我们的剑哪,眼看着就要成为陈老师做饭的烧火棍了。聪明如我,下午放学的时候,借着交全班作业的机会,就偷偷溜进了陈老师的房间,取回了自己的宝器。剑是不敢带到学校了。家里背后的树林子里,于是经常在某个黄昏有我叱咤江湖的身影。饿了,就在山上扯把荒草,烤红薯吃。行走在城市的日子,似乎我再也没有吃过烤红薯了。

 

赣南的每个小山村,注定是一定有竹子的。我想对竹子的偏爱,估计从那时候就开始在心里生根发芽了吧。隔山岔五的日子,每每总是要找个空酒瓶,插上三两竹枝;或者在初春换上欲开未开的梨花。满屋子的土墙前,便有了未来的憧憬。

 

前些天小妹如愿喜得贵子,母亲决定要代她过逝的婆婆去照顾她。临行前,母亲走进我的房间说,就想在你的屋子里多坐一会。平平常常的一句话,让我心里百感交集。什么时候,这短暂的离别,也让历来含辛茹苦的母亲如此伤怀呢?母亲还会记得,我小时候的花开是什么模样吗?

 

那时花开,不会想到后来女儿不喜欢吃肉;那时花开,只想喝上一碗母亲做的腊肉波菜汤。无论经历了多少坎坎坷坷,无论穿过多少套西装,一想到那时的花开,人便变得单纯而欢快。那时花开,注定成为自己流动的血液中一种独有而永不磨灭的质地。

 

那时花开 - 云渐离 - 紫竹禅院

 

那时花开 - 云渐离 - 紫竹禅院

 

那时花开 - 云渐离 - 紫竹禅院

 

那时花开 - 云渐离 - 紫竹禅院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