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又是一年的清明  

2009-03-30 02:19:2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渐离/文

 这是一篇没有味道的文字,只想忠实记录自己平静的心情,因为,这是一段清明节的心情。——引子

--------------------------------------------------------------------------------------------------------------------------------------------

前几天母亲打电话给大妹妹,一下子就哭了。她说,她梦见爷爷了,梦见爷爷跟她说他在地下没钱了。母亲是童养媳,因此,爷爷对于母亲,更多的不是公公,而是父亲的意义。在我们老家,每年的清明,都要上坟(俗称挂纸)。修整坟地,在坟上用石头压上一层一层的纸钱,在坟前供上茶酒水果三牲之后,再烧一堆的纸钱,磕头作揖之后,就算完成了整个的仪式。

我是家里的长子,爷爷的长孙。小时候每年的清明,都要随爷爷上山挂纸。长辈的言传身教,让我对清明有了深刻的记忆。太婆是家里我见过的女人当中,唯一的小脚,为了看护淘气的我,经常要踮着小脚,支着深深的驼背,拄着拐杖到处寻我。她最溺爱的长曾孙,于是每年都怀着牵挂的情怀,一次一次随爷爷去给她挂纸。及至同样溺爱我的爷爷过逝之后,我因一直在离家数百公里之外的东莞工作,竟是一次也没有为爷爷挂过纸。这在我心里,实在是一件憾事。去年冬天,奶奶也追随爷爷的足迹而去了,又是一年的清明,我的心绪竟是没来由的想起了很多的往事。

记得有一年,小叔叔从二炮退伍回来,爷爷便要他跟我们一起,祖孙三代去给从未谋面的太公挂纸。那时候不懂事,只觉得不过是一件需要庄重的事情而已,于情感上,却没有过多的情愫。挂完纸,照例是要磕头作揖才能离去的。末了我惊奇的发现,小叔叔竟是不肯磕头作揖,纵是爷爷也拿他没办法。我磕头作揖时,心里于是开始有了些许的疑问。渐渐读多了些书,才理解了小叔叔的行为——他当这是封建残余呢。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尽管在清明我仍循规矩磕头作揖,但心里却是认同小叔叔的行为,因为那时当他是自己的偶像。

在这之前,有次母亲给我弄了一枕头,说里面塞的是太婆穿过的老羊皮袄。记得当时,我竟是有些害怕。去年奶奶过逝的时候,照例在封棺之前,亲人们要上前瞻仰一下奶奶的遗容。一干子女贤孙,只有我与父亲、大妹妹几个人上前,其余一干人(包括奶奶的女儿们),尤其是小妹,竟是全部有些害怕的散了。这时我想起了太婆的老羊皮袄。之后便很快地理解了姑姑们与小妹的神情。原来,牵挂是要建立在理解生活的基础之上的。心里很清楚,姑姑们与小妹的神情,不代表她们就不爱奶奶,而是阴阳相隔,纵是亲人,又有多少人能深刻理解这冥冥之中的某种关联呢?

我知道,小叔叔近些年去上坟的时候,也开始磕头作揖了。我由此在心里有了欣慰。我跟小叔叔,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竟是又重新回归了传统。因此坚信,也因此感动:一代一代的传承这种传统,也是回归生活质朴的一种必然。

这又是一年的清明,天下的人们啊,在思念已经故去的亲人的同时,希望我们都有更美好的当下,因为,这也是故去亲人们的心愿哪。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