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烟花三月之琵琶乱弹  

2010-04-17 22:08:1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花三月之琵琶乱弹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远没有黑暗,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淹没罢了;

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论经历多少大悲或大喜,

还有什么比得上努力工作带来的酣畅呢?

——题记

 

 

有兄长问我:你喜欢写、也能写小说,试问你如何看人?

未及我回答,他继续说道:其实就是一幕戏。

 

 人生如戏的话,耳熟能详,但其中意味悠长的妙处,几人尽知?是以兄长告诉我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仍然不由自主地为之颤抖。我知道,兄长早年丧父,与母亲及妹妹相依为命。大学毕业初入东莞不久,很快便身无分文。为了活下去,他进了一间工厂做货仓的杂工。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成为这间外企里唯一的中方经理。平均10个月升1级的速度,见证了他超越自己的能力。离开后,很多人以为他将成为别的大公司高管。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因为他进了一间只有几个人、账面只有6000元的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司。三年后,这间公司却在他的带领下,成为行业的翘楚:200多人的团队、全国9家分公司、年营业额达6000万之巨。同甘共苦、同床异梦、同室操戈、同归于尽,这个传说中的创业团队四同原则,让他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一段简洁的描述,无以道出个中苦痛的万一;看看前尘往事,我却心有戚戚。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论经历多少大悲或大喜,还有什么比得上努力工作带来的酣畅呢?

 

整整三个半月了,除了吃饭睡觉,或者周末的时候回家看看母亲与女儿,几乎都在忙碌,却一点也不觉得辛苦。这种激情燃烧的岁月,把我带回了十年前。十年了,是的,已经荒废十年了。闲来无事,只等月上枝头。冷月照树影,伴我舞文弄墨忙;清茶小炉煮,对网纹枰写忧伤。待人真诚透随意,君可婀娜思倚栏?十年青山,又十年阳光,,场路茫茫。年少曾怀春,旧时日记偏发黄。年中多负重,上下责任瘦肩担…… 眼神无嗔,但明人情世故冷与暖;思有所得,写入诗词小说成文章。有缘千里相思泪,尽洒紫竹林飞扬;林中有禅院,禅院不念佛,好听梅花三弄曲,只待你弹。曾几何时,一直以这种调侃的口吻暗自得意;再回首,一切都成了不谙世事的轻浮。

 

南方潮湿,今年尤甚。阳春三月,大自然一片明媚,无论是底层还是高层的室内,也无论是磁的还是木的地板,却到处是水珠。314,星期天下午,送走来访的一班多年的兄弟后,便坐在阳台上静静下棋。一局既了,起身想到卧室拿本书,想想有多久没有倚栏而读、充分享受斜阳的温婉了?胡乱思绪间走到客厅与房间的小廊前,突然滑倒,而后又撞到了门框上。人倾刻躺在地上,不敢动,也不能动,汗珠更在不到5秒的时间里就从后脑沁出。我知道,我又受伤了。到医院一拍片子,发现是右脚的腓骨断了。拄着双拐上班的那二十多天里,一到晚上,肿胀的脚便筋脉曲张,活活让我痛痒却找不着方位。

 

面对朋友的真诚问候,又记起坊间多有讨论广东省调高最低工资的花边,于是我说:“做这人力资源经理,今年招人太难了。一听说李经理为了招工多方奔走,把脚骨都摔断了,广东省政府于是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次日即宣布广东省全面调高最低工资……”

 

朋友哈哈大笑之余,莫不戏谑:“疯话!我们听到的可是另一个版本:牛年马月狗日深夜,某人为追一美媚,不料被疑为居心不良之辈,遂弃优雅而撒高跟玉腿夺路狂奔,某人发力紧追间,一不小心才摔断了腿骨……”呜呼!我竟老朽成这等模样了么?

 

我知道,我大可以请假卧床休息的。可是,看着一班跟着我的丫头与兄弟的眼神,我想起了一句俗话:彼人之佳肴,此人之毒药。生活方式的不同,意味着不同的价值观。在他们的眼里,我很健谈,对他们偶尔的错失或者不经意的顶撞也很宽容、豁达;可他们哪里会知道,这一切是拿什么换来的呢?生活,有人用最简洁的方式定义:生下来,活下去。其本质,有时让人啼笑皆非。爱恨交织、世事缠绵,注定成为人性的弱点,也必定变成成就Power的障碍。很多时候,支撑我们的并不是希望,而是力量。

 

傅雷在《约翰·克里斯朵夫》的译前序中写道: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远没有黑暗,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淹没罢了;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古希腊哲学家赫拉特里克也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窗外的桂花树已经连续几个月在不停地开花。在我的印象中,这似乎是不可能的。这种对自然界的无知,让我心存疑惑之余,又对桂花树的执着充满了敬意。俯身闻之,天水亦浸润了若有若无的沉香。此时此刻,想想很多人在家里,但很多人却不知家在哪里。

 

花如烟,烟如花。烟花三月的这个午后,努力抬着仍然伤痛的腿,踽踽离开办公桌,再蜷缩到桌前的沙发里,一分钟不到,我竟然睡着了。似睡非睡间,不会弹琵琶的我,就这么煞有介事地乱弹一气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