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相思断》简序-那段让人怀想的岁月  

2010-06-12 00:0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思断》简序-那段让人怀想的岁月

《相思断》简序-那段让人怀想的岁月 - 云渐离 - 紫竹禅院

   

 

弈城出过几个作家。就在前几天我出差云南时,便意外在机场看到了朋友庹政的书《大哥》(一、二部),一查资料,据说是目前文艺类书籍销售排行榜第一名。客观地说,弈城在“种瓜得豆”任论坛斑竹(2006-2008)期间,涌现出了不少出色的写手。同时也客观地说,这里边离不开李坏的背后良性推动。至少,弈城网管、同为写手的李坏对我就有知遇之恩。因为李坏的鼓励,我铆着劲在那段期间写了一点文字;也正是在这期间,在弈城结识了一大批形形色色、才华横溢的专业或业余的写手。

 

写手当中(指在弈城论坛发表文章的),论古文,有“男樵子、女明珠”;而论小说,就数“男语冰、女眉儿”了。四个人,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却只有眉儿,因为种种原因,彻底离开了我们的视线。眉儿曾号“红花柳眉儿”,后号“眉儿”。那段岁月里,眉儿打理网络棋友会,写文章,为业余棋迷们,打造了一个活色生香、文采出众的“快乐家园”。

 

其实,眉儿素与我极少说话。遇有网络征文参评或做评委这样的“文事”邀我参加,也大多是由胭脂在中间传递张片子。印象中,她与胭脂有极好的友谊。沾了胭脂的光,眉儿似乎对我也极为亲切。

 

有一天,我看到了眉儿写的小说《相思断》,不用看太多,单是看了第一节,我已经被她洗练的文字给震住了。那时候,似乎我才刚开始写小说。想必眉儿写小说也与我一样,是闹着玩的,并不想着拿去换了油盐柴米。因此,她写完这个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她另外的小说了。能写出这样玲珑的文字,想必她是温婉的。那份女子的诗书味道,是浸入她的骨子里的。但正因为她这般的柔弱,却有一天,彻底在弈城消失了。当我看着她从一个又一个熟悉的QQ群(弈城的不同写手建了很多QQ群)中退出来,直至彻底消失,就象看着一个善良的狐仙,一下子就化成了一缕轻烟,待我想伸手去抓住时,连轻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眉儿的棋下得不错,估计与胭脂仿佛吧。虽然我经常输给胭脂,而且每次输给她后,还要梗着脖子涎着脸说:好男不跟女斗,我总要让着你吧。想想那时候,估计善于在网络上拍砖的胭脂正扛着她的柳叶刀对着电脑气鼓鼓却拿我没办法吧。眉儿,却似乎从来没与人在网络上争吵过。

 

《想思断》,断相思。受不了网络暴力、善良又才华横溢的眉儿就这样离开了弈城,离开了我们。甚至有一天,我在网易博客里发现了一个叫眉儿的女孩子,忍不住就追着问她——你,是弈城的眉儿吗?这颇有点在街头搭讪的味道,结果自然是怏怏而归了……

 

当我决定写这个简序的时候,我知道我并没有获得眉儿的授权。但我还是写了,想信她看到后也会理解:我或者我们这些她曾经的朋友,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里,突然翻开《相思断》——就那一刹那,断了的弈城情结,突然随着《相思断》这样一个名字所勾勒出来的意境,把断了的相思续上了:或争或吵、或恩或怨、或爱或恨,弈城江湖多年前留下的烟尘,都在脑海里复原成了那段让人怀想的岁月里有血有肉的喜怒哀乐。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