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秋的轮回  

2010-10-09 12:2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的轮回

 

一、2001年的信

 

那年,我曾提笔写下了下面的话寄给Jane

 

7年的相知,却从未谋面,怕讲来都难有人相信。正是这种不带任何功利与欲望、无念无嗔、全无烟尘的素净情感,让我在物欲横流的南国,仍然能够感受到那人间至美的真情。

 

每次聊起你,朋友都为我们这种纯真的友情而唏嘘不已。前不久,我因故去了一趟汕头,站在海边,看见波涛汹涌的大海,又想起你上次跑去看大海的事情,不由一阵莫名的感动。

 

而今,小女都已近周岁,你也找到了自己长相厮守且能够信赖的终生伴侣,这即意味着我们已开始了人生另一个层次的旅程,但愿你与你先生互相支持、和和睦睦、相敬如宾、白头偕老,从而书写一部更美的传奇。代我向你先生致以真诚的祝愿与问候,当然更代我问候你威严但绝对为你好的父亲与慈爱的母亲,还有你青春风华的妹妹。

 

远在南国的我,将永远为你的幸福而默默祈祷。无以为谢你多年的关切,姑且赋诗一首,以表我认识你7年至今的心情:

 

他年徒念书生苦,黄鹤楼下意踌躇;

荔枝明月清风冷,岭南偶遇蜀春姑。

太虚幻境执子手,君语汉枫火如旧;

天若有情天亦老,冰心一片沉玉壶。

岁月平淡一如水,除却浮华是鸿鹄;

东蓠田园菊满地,何人看透是他乡。

琴棋书画如梦令,油盐柴米是经常;

此生我辈估存念,零丁洋畔望君殊。

 

 

二、写于20075

 

上个月出差到黄冈罗田,返回时,从黄冈到武汉天河机场,最快的路,要经过黄陂县城。黄陂县城或许很大、抑或许很小,我不知道,因为我在此之前的13年来一直没有到过黄陂。我只知道,坐在朋友送我的车上,只花了5分钟,就穿过了县城。

 

武汉黄陂的街,相信每天,都有很多的过客来来往往。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条写满13年牵挂的大街。大街边上,或许再向里走过几个红绿灯,在某个拐角处的大楼里,就有Jane忙碌的身影。

 

认识Jane,缘于13年前她的一次电台征笔友。依稀记得,当年的收音机里面传出这样的话:本人女,第一专业会计(也是我大学的专业),现正攻读第二学历中文专业,爱好围棋……大学宿舍里全部的男生一下子都光溜溜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以连上课也从未有过的认真劲,齐刷刷地找出了纸和笔——我们不约而同地较上了劲:看谁能赢得女孩子的文心围棋之心

 

结果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全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收到了回信。我刚拿到信,就立即放在了贴胸的口袋里,尔后幸福地跑到隔壁华师的桂子山上,坐在桂花树下的刹那,我斜望着温暖的阳光,笑了。颤着手拆开,娟秀的字散发着墨香,闭上眼睛,将信纸放到鼻口,心里竟然涌现出千里油菜花开的烂漫景致。信封里,还有一张照片,半歪了头,剪得整齐的柔顺短发,后面是春柳与池塘,故意处理成黑白的渲染手法,活生生在我面前展示了一幅民国的女子形象图。

 

我回信了,自然已经记不得说了些什么,估计,谈得最多的,还是《平凡的世界》吧?慢慢知道,Jane的父亲是黄陂的公务员,对她非常的严厉;慢慢知道,Jane有一位极为慈爱的母亲;慢慢还知道,Jane有一个富有绘画艺术天分的妹妹。我们谈天文地理,我们谈古今文化,我们谈富有哲思的围棋。我们却始终没有见面,尽管我在武昌与在黄陂的她离得不是太远。有时也突然在脑海里冒出一个要去看Jane的念头,然而一如孙少平的贫苦,一个知性男孩子、一个自认为有文人骨气的男孩子不免要想,我拿什么去见你呢,我的天使?

 

直至大学毕业,直至出来工作,我却一直没有踏入黄陂一步。我们依旧书信往来,我们依旧打打电话。每次打电话去Jane的家里,最怕她父亲第一次接到,少年的敏感,让我体会出一个外表严厉、内心却有着无限深情的父亲心思——他是在担心女儿被人骗啊!从此,在我的潜意识里,对Jane所有的想念,全部化成了一个笔友的纯洁。电话里Jane的声音很柔,科学家说,这也是性格的反映——我是深信不疑的,因为这与照片上纯美非常的她绝对是吻合的!

 

99年,准备与女友结婚前夕,我打了个电话给Jane:明天,我要结婚了。我尽量用了平缓的语气,不想电话的那头突然传来的一声,接着就是长长的号啕大哭——我这才意识到,我干了一件也许是今生最傻的事!

 

整整过了一年,终于又跟Jane通了电话,她告诉我,她刚去了青岛,面对大海,她的心潮起过了,但终于也落下了。接下来的日子,终于看着她嫁人了,生子了……

 

再次与Jane的父亲通上电话时,我突然感觉到,老人家的语气与以前完全不一样,竟是那样的和蔼!我的心里在流泪:为了让一个父亲相信我的善良,我与Jane都付出了或轻或重的代价。从此,无论是她父亲、母亲、还是她妹妹接电话,我只要一报出自己的身份,他们无不报以和美的声音。

 

从认识Jane到现在,都已经整整过去13年了。而今,我终于踏上黄陂的大街。我掏出相机,对着黄陂大街边的景物,频频按动快门。

 

虽然只有5分钟就穿过了武汉黄陂的大街,其实车却是开得已经够慢。13年了,我们依旧没有见面。也许,我们到老也不会见面。但想起Jane,心里依然能看见千里油菜花丛中,有飞舞的蝶黄……

 

5分钟,走过武汉黄陂牵挂13年的街。很快,搭上南航的班机,我将假道深圳机场回到东莞。拿着电话,那头依旧是Jane柔顺的声音:路上小心!

 

 

三、今年的秋天

 

16年了,在这个南国的秋的轮回中,我又想念Jane了。也许,我想念的并不是她这个人,而是一段关于男女之间纯如雪的友情的记忆;也许,更是如今这个欲流暗涌的尘世让我厌倦才触及心底那深埋的温和。孩子的母亲,曾不止一次对我说,与其说Jane是一个人,更不如说她已经成了心底的一个符号。

 

是的。Jane一直远离网络,十几年来,也一直平静地守在那个小县城的一所幼儿园。我们之间没有网聊,多年来也不再通信,最近几年,甚至电话也不曾有。在我的心里,那是一个传统女人的极至:认真地活着犹如浓墨,温雅贤淑展现出的却是淡描。

 

秋的轮回里,我似乎又活过了一道劫。我们以为我们总是在往前走,其实我们一直在寻找来时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