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弈城之绿萍印象  

2011-11-14 18:2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弈城之绿萍印象

 

人只要活着,当你的风头越盛的时候,就不会有人太注意你的背后曾经经历过多少伤痛。因此,我不会希望你成为一个诗人,而是希望你成为你诗中的人。

——题记

 

大概是在2006年吧,有可能是更早一些的时候,开始注意到LVP(绿萍)这小丫头。她拿着她的现代诗稿,到处虚心找人讨论。当然,她找过我。我已经无法整句地回忆她的诗了,但诗的情绪,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孤独、纠结、忧郁、好强,但仍不失为轻灵。

 

有一天意外得知,她勤俭的父亲早逝,在她最需要父亲这样一个男人来指点她的人生、尤其是爱情观与成人观的时候,她被迫与母亲相依为命。我突然开始明白,诗中情绪的根源之一。直到看到她的小说《女,29岁,未婚》,才从另一个角度开始明白,她诗中情绪的另一个根源。在她所有的小说当中,以我对文字的理解,我会认为,这是她写得最好的一个小说。就一个非以文字为生的人而言,写得最好的小说,必然与她的现实息息相关。相关的未必是情节,而是通过文字渲染出的情绪。那种情绪,居于现实与理想的巨大差距之间,时刻像幽灵一样在折磨她。尽管我知道,她是所在城市的作协会员及诗词协会会员。从事十几年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之后,以大量与人打交道的经验积累以及自己对心理学的学习心得为基础,我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她的言行所展现的所有强悍,只能证明她内心的清凉之美。

 

我大部分时候,不喜欢拍砖,不是因为我不能像强悍的砖客一样充分先建构评判标准、再组织起有效的语言逻辑展开进攻与防守,而是我深知,这种对于内心脆弱者而言的无意识伤害,将会在很长的时间里,成为她或者他心底很难抹去的阴影。而这,完全与围棋中和的精神背道而驰。先打住,因为这又有说教之嫌了。

 

回到主题,对于LVP而言,我的内心只能滋生心疼,尤其是看到她像电影《河东吼狮》里的主角一样,挥着自己瘦弱的拳头迎战充满狼性的砖客的各种攻击的时候。

 

J就在木墩(翘伊)的某个帖子里,跟贴时以采访对话的形式,批评过LVP:已经身怀六甲,为何还放不下一个网络上虚拟的快乐家园棋友会?(我估且认为这应该是小J的本意)。小J的风格历来如此。这个帅气、才华横溢的大男孩心怀善意与正直,但当他想批评某个人的时候,从来不会留意对方是否会因为他的批评方式而误解他的本意,于是朝着与小J出发点相反的方向去走。这也不能怪小J,因为有时候,才华并不代表心理年龄;或者才华并不代表能对世事有一个最佳的视角。我既无法劝LVP放下快乐家园,也无法说服类似小J的所谓砖客改变他的表达方式。存在,必然有它的合理性。也正是在这种合理性里,相关的人们凭自己的造化在收获成长的快感或者悲伤。

 

LVP大学所学的专业是古汉语文学,她的棋力大概在弈城的4-5D之间,将歌唱到几近与专业媲美、一米六几的个头、姣好的面容及接近于黄金比例的身材。这种种的元素,构建了一个浪漫而不屈于命运的灵魂。无论是曾经以表面光彩去误导她成长的躯壳,还是后来LVP的爱慕者或者没有显性目的的粉丝,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印证LVP的知性与美丽。遗憾的是,这多重的印证,并没有实质性地缓解LVP内心的凄美感。

 

这让我想起著名的电影演员林青霞。1973年,于台湾金陵女中毕业后刚一年的林青霞出演电影《窗外》的女主角江雁容大获成功。戏中的江雁容,开创了林静霞的纯情少女时代。著名作家亦舒初见林青霞,即惊为天人而至于目瞪口呆。她浑身散发的飘飘仙气与令人心酸的处子之美,立即成了台湾各大电影公司争相猎取的对象。1992年,她在徐克执导的华语武侠片的巅峰之作《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以反串男角的方式,塑造了一个唯美凌厉、惊世骇俗的东方不败经典形象。CCTV在北京外国语大学第一次挖掘了一个并不以美艳出众,而是以知性、拥有世界视野及兼有中国传统文化根基为先导的主持人杨澜。因为这个缘故,CCTV后来首选从北外挖掘主持人,却再也没有挖掘出第二个杨澜。同样,台湾的电影界,也再也没能挖掘出自如行走于阴阳两极的第二个林青霞。2010年,已经56岁的林青霞对记者说:“千万别叫我大美人了,我现在是作家。”从影的22年里,林青霞基本没有时间看书。1994年嫁给邢李源之后,却在香港大学师从著名作家、学者龙应台开始了作家之旅。

 

忽略一切现实的情状,假如弈城也是一部现实的物境与语境,LVP以一个带着文学青年烙印的小丫头幻化成了快乐家园的帮主“萍姑”。哪怕她已经结婚并身怀六甲,仍然不肯放弃那个沾着血泪的精神家园。

 

林青霞出道之初的幸运,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对于婚姻,她是这样评述的:“(他,刑李源)就像一块很重的金属压在我心里,很实在,令我安心,我知道那是一生一世的感觉。”而LVP对快乐家园的不离不弃,意味着她仍然在努力捍卫自己的精神家园。

 

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写下上面这些文字的我竟是那样的残忍。

 

1989326日,即将初中毕业的我通过同学订阅的诗刊上,得知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他的名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由此成为一个理想与现实中撕裂的谜语。台湾歌手潘越云有首歌,叫《面朝海子》,歌词是这样写的:从明天起,做个你诗里的人,身体力行放下姿态;从明天起,重新面对着世界,回到平凡渴望,搬入你形容的房子;从明天起,模仿你说过的幸福,我要别人相信是真的。

 

村上春树曾断然拒绝日本与美国的导演将他的小说《挪威森林》搬上银幕,后来却同意越南裔的法国导演陈英雄完成了《挪威森林》的电影。村上春树的理由是:他有着很强的距离感,他有一种第三者的眼光或游离于外部的视线。《挪威森林》之所以美,恰是因为暗藏这种隔岸观火的冷静疏离感。我没有见过LVP,甚至我们没有密切的网络沟通。因此,这篇小文,只能称之为印象。

 

煮一杯飘着麦香的奶茶,端到你的面前,我会以慈爱的目光端详你,然后对你说:“喂,傻丫头,千万不要希望成为一个诗人,但祝福你成为你诗中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