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非Kelvin

企管、围棋、摄影。做一枝有思想的青竹。

 
 
 

日志

 
 

商业思维的立体作战对职业生涯的影响  

2011-02-20 00:43:33|  分类: 企业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业思维的立体作战对职业生涯的影响

 

一、王治郅与姚明

 

作为中国第一个进入美国NBA打球的中国著名中锋或大前锋王治郅(1977年生),却远无法企及仅相差三岁的姚明(1980年生)的商业成就,这是为什么?

 

事情的起因是,2001年加盟达拉斯小牛队,随后的20024月,王治郅再度入选中国国家队。但是,随小牛队参加2001-2002赛季的NBA比赛后,他没有如约回国。此后,中国篮协和八一男篮派人前往美国联络王治郅,未能就其回国一事达成一致。200210月,中国篮协在釜山亚运会期间,公布了将其从中国国家队开除的决定。2003-2005年期间,国家相关部门多次劝说他回来,他依然置若罔闻;结果,也正是在此期间,他先后加盟的快船队、热火队等都很快将其放弃。直到2006年,大郅才终于回归。在这个过程中,他自然被很多人骂成了叛国者。

 

2002年国家队的开除,是王治郅职业生涯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作为外人,我们无缘得知大郅的心路历程。导致大郅与姚明差距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从人力资源的专业角度,我想他犯了一个对自己定位不当的错误。大郅作为当时的亚洲篮球第一人,他以为篮球技术就是他入选NBA唯一的资本;我想,他没搞清楚的是,NBA首先是一个极具全球影响力的商业机构,其次才是篮球组织。这两者的意义区别就在于,从中国找球员加入NBA,身体条件与技术能力只是基础,如何在中国的市场获得最大的商业影响力才是更为关键的指标。一个被中国人骂为叛国者的球员,如何能给NBA从中国市场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呢?正是大郅对这一情况的误判,再加上姚明恰好顺应了这样一个NBA的商业思维,才造成了今天两者在商业成就上的巨大差距。

 

伴随姚明由中国到美国,再通过NBA及广告影响全世界,从全资的投资公司到俱乐部掌控者,从餐馆到姚明品牌的多产品领域的有偿授权使用……姚明演变成了一个有着丰富内涵的商业体。近日得知,一位作为风险投资公司总裁的相熟兄长,就在前不久控股了姚明下属的服装品牌公司。

 

姚明2次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年度“世界最具影响力的100人”;2007年被评为世界青年领袖之一;2010年,姚明身着西装,以商界人士的姿态登上了时尚杂志《芭莎男士》的封面。

 

2010年,姚明入选《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人物。一个遵循商业伦理及规律的人,在个人获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与他有着共同背景的人也将以他为骄傲。

 

二、健美操之Kitty

 

在广东电视台的早间运动节目中,Kitty的健美操队已经持续了很多年的表演。中国类似的健美操教练,难以计数,但我想在商业上取得最大成就的,恐怕只有Kitty了。她与团队早期的电视节目,仅是通过电视的方式教人运动而已。后来,我注意到,她的节目背景换上了不同的风景名胜区或者商业楼盘。如果说早期的节目是电视台为她提供出场费的话,那后来,显然演变成了由风景区或者商业楼盘来支付她的出场费。这个演变之后,广东电视台也成了利益的共享者,而不仅是成本的支付者。Kitty的团队,还成了广东篮球宝贝的提供商;或许有人不知道的是,Kitty还有了自己专业设计与生产健美服装的公司。如此,Kitty已经由一位健美操教练,成功完成了到商业运营者的华丽转身。这,就是商业思维立体作战的结果。

 

三、佛家的三重境界与现实的表现手法

 

佛家有三重境界:第一层是“看山是山”,中间一层是“看山不是山”;最高的一重是“看山还是山”。

 

有位同事在现实中跟我说,他刚来公司的时候,天天早上跟大家打招呼说“早上好”;后来有同事提醒他,在这里不兴这个,次数多了容易引起别人的“不适”;于是他很郁闷。

 

我笑着回答他说:说早上好,一方面你是鼓励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态,另一方面是想通过积极的情绪感染同事,这件事情的本身就是一种“看山是山”;当同事劝阻后,自己内心有些别扭,越想越不是那么回事,于是“看山不是山”;如果从“看山还是山”的境界来看,你会发现,你的动因是对的,我们当然得坚持这种本质,只可以换成其它更能让同事接受的方式而已。

 

 

四、兴趣与现实

 

Huntkey最近数年,由少到多,至现在已经有规律地每年要招聘数十名的大学应届毕业生入职。一个偶然的机会,自己与2010届的部分人有过一些接触。当问及他们入职半年后的想法时,有数位正从事技术工作的年轻人却意外地告知我,他们都期望进入销售部门。遗憾的是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必须有3年或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才能进入销售部门。为此,他们陷入困扰,个别人甚至萌生去意。

 

小杨正是其中的一位。小杨喜欢篮球,也喜欢NBA。小杨对于中国每一个进入NBA的球员都耳熟能详。于是我问了他文章开头关于姚明与大郅对比的问题,小杨的回答是因为他们不别属于不同的时代,意即姚明所处的时代较大郅所处的时代更富有活力。当然小杨可能不清楚,他们只相差了3岁。本文的第一部分是我对小杨的回答。

 

说完这个故事后,我接着对小杨说:你知道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最想干什么吗?望着他期待的眼神,我继续职业生涯的故事:

 

我是学会计的,在大一时就被古典文学的硕士研究生导师力邀去旁听他的研究生课程,同时他更想推荐我去武大旁听中文的硕士课程。可是我一次也没有去。90年代早期是中文界集体迷茫的年代,生活中我个人也经常要偶尔饿一饿肚子,于是我一头扎进了企业管理的学习。其间看了不少当时商界的经典案例,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将来去挣钱。

 

出来工作以后,阴差阳错干了人力资源的工作,如今已经是第15个年头。其间,我设计了近10万平米的工厂或培训机构的硬件设施配置图,这里涉及的东西包括营运流程、能源控制、人机和谐、四季的空气运行变化、审美的要求等等。这样你会发现,这些理工科类型的工作,跟我热爱的中文与所学的会计有什么关联呢?

 

另外,你百度一下新闻,你会注意到,TCL集团原来负责空调公司的何总,也从多年的销售工作转型去做人力资源管理了。据我所知,何总毕业于上海交大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典型的理工科人士。如果何总仅是局限于理工科的理解,又怎么可能去操盘大型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呢?

 

显然,如果你对一个专业有兴趣,需要自己培养起立体的商业思维。这里所指的专业,当然并非指你大学所学的专业,而是你的职业理想;这里所指的商业思维,也并非指狭义的商业概念,而是指个人职业生涯过程中产生的价值总和。

 

首先,从企业里的职位体系来说,永远是成金字塔形的。这意味着越是居于下层的人,越是缺乏上升的空间。如果这样去理解的话,无异于将上升的空间理解成了“官职”的升迁。换一个角度来想,如一个结构工程师,你可能一辈子干这个,但你可以在结构设计的领域不断取得成功。比如获得中国甚至国际的设计大奖。这时你会发现,这同样是在获得上升的空间。而这种上升的空间,理论上讲是无限的。

 

其次,你现在纵然从事的是技术工作。如果你把这理解成了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必然让你压抑。如果你把它理解成为将来做销售工作的技术能力奠基,则观念将发生颠覆性的改变。前者意味着你人为地将现实工作与职业理想的关系撕裂了,后者意味着你不断丰富两者之间的关联。关联越多,你的状态越是激极向上。这就是避免职业倦怠的重要原则。

 

再者,当你围绕着自己的职业理想不断丰富其内涵的时候,你会发现,从身边的任何事件当中,你都可以找到与职业理想息息相关的资讯或者支持。比如,看一段电视剧情节的对话,你会找到沟通的技巧;又比如,从一段娱乐节目中,你可能会找到公司晚会互动方案的设计灵感;再比如,你会考虑一下,是不是该请当前最红的网络歌手来做你的产品代言人……

 

 

不断地想下去,直到你的商业思维的触角无所不在,你将会由衷地发出感叹,现在的工作,真好!山,其实真的就是山!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